第40章 亲哥是舔狗1

小说: 快穿之师姐重生后 作者: 青罗浅衣 更新时间:2020-11-22 02:56:41 字数:2146 阅读进度:40/52

连眠睁开眼的时候,脑中已经充斥着名为“安盈”的人的所有记忆。

安盈,刚刚大学毕业,大学念的是金融专业,原本计划着大学毕业后进入自家公司,但现在计划有变,她家公司破产了!

促使公司破产的罪魁祸首,是她的亲哥哥安君昀,以及一个叫陈欣媛的女人。

她的父母在她尚幼的时候就因意外去世了,留下了一间公司。在安君昀成年前,公司一直交由专业经理人打理,靠着公司,她和安君昀的生活倒也富足,可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被相依为命的亲哥算计了。

她和安君昀相差六岁,安君昀成年、正式学习打理公司时,她才刚摆脱小学鸡的身份。可就算安君昀成年,作为公司掌舵人而言,他都太年轻了,公司的老员工们自然有诸多不服的地方,公司内部的争权夺利持续了很久,有两次差一点就把安君昀赶出公司了,为了稳固公司的发言权,安君昀和安盈商量,让安盈将属于她的那部分股权转由他负责。

那时候兄妹俩的感情很好,安盈也知道安君昀在公司确实步履维艰,便欣然同意了安君昀提出的方案,将由职业代理人暂代打理的股权全部交由安君昀来打理,安君昀也凭着二合一的公司股权,真正坐稳位置,正式接手公司的全权事务。

那个时候,安盈还很开心,觉得哥哥安君昀是抚慰了父母的在天之灵,公司没有易主改姓。

安君昀也很是勤恳,夜以继日的扑在公司上,安盈放学后也会选择到安君昀的办公室,她写作业,她哥处理公事,等到晚了,两人再一起回家。

也是整天出入安君昀的办公室,将安君昀的辛劳看在眼里,刚上高中的安盈就已经决定,将来要念金融专业,毕业后进公司给亲哥打下手,安君昀得知后,还非常高兴她的决定,两人甚至展望过要将公司版图拓展至国际。

然而这宏伟蓝图在安君昀再遇陈欣媛时,大概就已经划上了句号。

陈欣媛是安君昀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陈欣媛出国念书,毕业后亦留在国外工作,因工作在本城成立了办事处,她作为代表回来寻求合作和发展。

归国后参加的第一场酒宴,陈欣媛与安君昀重逢了。

念高中时,陈欣媛是公认的班花,安君昀也被女同学们奉为班草,两人在校的交集不少,所以两人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除了意外和喜悦外,两人互通了现如今的各自身份后,顿时又多了一份意外之喜。

陈欣媛回来寻求合作和发展,安君昀也有意向外发展,于是两人当场交换了联系方式,相约第二天去公司详聊。

第二天的详聊过后,双方很快建立起了合作关系。陈欣媛给任职的公司递上了满意的成绩,安君昀也让自家公司向外跨出了一大步。

两人一时间风光正盛。

其实安君昀高中时就对陈欣媛有意思,不过他那时候有公司的事需要操心,便从没对陈欣媛吐露过一丁点儿心思。

如今随着交流越多,陈欣媛工作中散发出的魅力让安君昀一颗心又一次春动起来,在两人合作往来的第二年,安君昀就向陈欣媛告了白,只是这趟告白被陈欣媛四两拨千斤拒绝了。

安君昀并没有放弃,时隔三月后,趁着陈欣媛的生日又一次向她告白,结果依旧被陈欣媛拒绝,不过这次好歹是给了他一个正面的理由,她说公司不会允许她与合作商有恋爱关系,如果被公司发现,她的工作恐怕不保。当时安君昀说,只要她愿意,她可以来自己的公司工作,他可以为她提供好的职务和薪酬。

陈欣媛笑了笑,说她可以考虑考虑。但当下她没有离职的想法,因为她手中有两份重要项目正在尾期中,她不可能撂挑子。

安君昀欣赏她、尊重她,没再继续提,不过安君昀感觉经过这次后,两人之间似是又更进一步了。在他看来,下一次他再向她告白时,她一定会同意了。

但在安君昀下一次的告白到来前,陈欣媛接到公司临时指派下来的任务,需要前往京市暂代主持一个项目。

陈欣媛这一去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安君昀也不是没跟她联系,一周少说也会联系上一次,两人联系时聊的也不少,可陈欣媛愣是没有告诉他,她辞职了,直到三个月后,安君昀才知道这个消息。

陈欣媛不仅辞职的雷厉风行,她的新东家竟是京市的合作商。

同样是合作商,区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得知这个消息后,安君昀还特地去了一趟京市找陈欣媛,结果见到的却是陈欣媛与新上司的暧昧。

安君昀掌管公司也有好几年了,照理来说,这样一个决策者应该掌握断舍离的果敢,可陈欣媛显然跳脱出了这个范畴。

陈欣媛之于安君昀,是忘不掉、舍不得、离不开,而安君昀对于这份危险,不想去努力克服规避,最后却是沉沦,当陈欣媛拿着一份有问题的项目合作找上安君昀时,他竟没有拒绝,哪怕代价是整间公司,也如飞蛾扑火。

今天,就是大小新闻统一报道安君昀公司破产,全数资产冻结的日子。

整理完记忆后,连眠先去浴室冲了一个凉,离开浴室时,整个人已经神清气爽。

现在的安盈住的是一间单身公寓,她在这间公寓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

自从发现陈欣媛的项目风险不可控,她多次劝阻安君昀无果,最后安君昀还说他不会归还她的那部分股权后,来自亲人的背叛叫安盈痛不欲生,安盈当场和安君昀闹掰,当天收拾行李搬离了家,再也不想再看安君昀一眼。

连眠叹声气,不是为傻叉安君昀,而是在她变成安盈前,她为什么没有睁大眼看清楚,当时她拍出的那一掌,到底有没有成功阻止方青卓喝下那碗药汁。

正努力想着她那一掌与天道的雷霆孰快孰慢时,手机铃声忽然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