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噩梦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2:08 字数:2606 阅读进度:15/18

我尝试着,努力的仰起头,将脸贴在门上,透过门缝向外看去。这时候终于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况。但是一看清楚我的心便猛的一沉,如坠冰窖,全身顿时颤抖起来,我看到房间外面有着一屋子的人,他们全部围在一个大锅旁边,大锅被架得老高,下面放满了柴火,此时那些干柴火正燃起熊熊的火焰。而那口大锅的上空,吊着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唐警官! 这时候我耳畔的那嘈杂混乱的声音突然就无比清晰起来,一直回响着“煮了她,煮了她”这三个字。那些个围在那里的人一直不停的喊着,而唐警官嘴巴里跟我一样勒着布条,双手被绑着吊在半空中,因为挣扎身子不断的在半空中旋转,时不时的我能看到她的脸,脸上写满了惊恐。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她希望我去救她,她还没放弃希望! “现在就煮了她!”突然,一句特别响亮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然后我惊恐的看到,吊着唐警官的绳子在慢慢放低。 “呜嗷!”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很大声的喊着不要,但是嘴巴里勒着布条,发出了呜嗷的音。这时候我想要挣扎着将手从背后给换到前面来,但是越着急就越出乱,压根办不到。我放弃了。又重新将脸贴到门缝上向外看去,这时候唐警官的脚已经很接近那口大锅了。 唐警官不断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她越挣扎下面围着的人却越兴奋,叫得越大声。 看到这一幕我想喊,但是嘴巴被勒着了,发不出声,无奈之下,我只能不断的用头撞门,发出响声,企图能够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不顾疼痛的撞着门,撞了几下之后我又将脸贴在门缝上,这一次我看到就在唐警官离大锅口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那绳子突然停止了,唐警官停在了那里。 看到这一幕我刚想松一口气,还以为自己的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但仅仅只是五秒左右,唐警官突然掉了下去,哗的一下跌落到大锅当中,溅起一片油花! 我看着唐警官跌落到大锅里,顿时整个人全身都瘫软了,一股极端的绝望从我内心深处渗遍全身,我的眼泪跟鼻涕几乎是同一时间流出来的。伤心无比。 我的头靠在门上,眼泪一直无声的流淌。就在这个时候,门却突然砰的一下被人一脚踹开了,当时我还靠在墙上,直接被人给踢到了一边,脑袋上传来一阵疼痛。我在地上翻滚一圈后抬起头向门口看去,我看到那个进来的人正是老李头,此时他正满脸奸笑的看着我,这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其实并不在他,虽然他的‘笑容’很夺人眼球,但是相比于他手上的那一把闪着寒芒的斧头,还是欠缺了一点火候。 他朝着我奸笑了一下,然后举起手上的斧头,对着我砍了过来。我压根就躲不了,眼睁睁的看着那斧子朝着我劈来。只能是尖叫,哦不,尖叫都不可以,我嘴巴里勒着布条......我亲眼看着那斧头劈在我额头上,我脑袋直接爆裂开来,脑浆四溅,很奇怪,我竟然能够看清楚这一切,而且,我感觉不到疼痛.....下一秒,我啊的一下醒了过来,全身虚汗淋漓,刚刚的那一切只是一个梦,而现在,我醒了,嘴巴里没有勒着布条,但是双手却跟脚绑在一起了。我还是被人绑着的。 我大口喘着气,刚刚那个梦太过于真实,给了我太大的压力,现在突然醒来,我仿佛得到一次重生。这种感觉就像你借给别人钱,但是别人过了很久墨迹了很久才将钱还给你,这钱,你会觉得是你捡来的,刚刚,那种绝望如坠入冰窖,而我现在,突然很想笑,很想大声的笑。可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的处境实在不适合笑。我双手双脚被绑在一起,环顾四周,跟梦境中的一样,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我还想着怎么逃脱的时候我背后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门打开了,然后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走了进来。 我先是听到砰的一声,然后一道光柱从背后射过来,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那影子踏踏走了两步,慢慢的靠近我,但离我还有两三米的时候突然停住了。站在我后面,一动不动的就那样拿着手电筒射着我。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这种死寂死寂带给人的压郁远大于喧闹。 我尝试着扭头看过去,但是脖子扭不到那么大的幅度。而且只要我的头稍微的扭转过去一点,那手电筒便照射到我脸上,那种强光只会让我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 “你是谁!干嘛要抓我来这里?”我放弃了扭头看,背对着他,刚刚眼睛被那手电筒射到一次现在感觉满天都是星星。 他没有回答。 “你到底是谁,说话啊!”他没有动静,我又吼了一句。注意,是吼。 他听我吼了起来,吧嗒吧嗒向前走了两步,更接近我了。 这个时候我眼睛缓的差不多了,见他走近稍微的把头扭转一点,企图能够看清他的脸,但是我又不敢抬头,怕他又拿手电筒射我眼睛,所以我这么一扭头,只看到他下半身,但是我却发现,他手上拿着一把刀。 看到刀尖的那一瞬间我一下子就害怕起来,天呐,他想杀人灭口。 “老李,你他妈的还是人吗!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现在又要来杀我灭口?你他妈的还有没有人性!”看到他拿刀我一下子就咆哮了起来,企图从气势上言语上让他暂时放弃杀了我的念头。然后我身子不断的挣扎,让他看到我的反抗。 不知道是我的反抗有了效果还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我背后那人顿了顿,然后转身走了,砰的一下又将门关上了。 他走后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自己的挣扎从坐着的姿势变成躺着了,我斜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气,还好他走了,不然拿着一把刀的人想要杀我这种双手双脚被绑着的人比杀一只猪还要简单。 但是我还没有喘息多久,还没有从刚刚那种濒死的惊慌中缓过来,门又一次砰的一下打开了。又是一道光柱射在我身上。 “我跟你说,你要是真的杀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想清楚了,我能帮你!”这一次我决定先发制人,那道手电筒光柱刚射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说话了。 很明显,我这话起了作用,进门的那个人被我这话说愣住了,站在后面不动了。 “我记得那晚你也很焦急,也很难过,我想,你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我会来找你我就一定可以帮你,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好好谈谈呢!你说你现在把握杀了你能得到什么?你什么都得不到啊!”我自言自语的说着,试图最大化的平息老李头心中想要杀掉我的念头。正当我说得‘兴起’的时候,吧嗒一下,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马先生,马先生你没事吧!”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直接让我惊讶了,背后那人说话了,而且是焦急的语气。叫我马先生? 我脑袋一片空白被他扶了起来,眼睛也因为房间里突然亮起来的白炽灯而迷上了。缓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扶我起来的那个人,是老李头。 “你干嘛!”我被他抓着心里一阵惊慌,这老头子还真是奇怪,刚刚都拿着刀想要杀我灭口,现在突然走过来叫我马先生,还这么客气的把我扶起来,他脑子有病?要不,我脑子有病?现在还在梦中还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