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诡异的祠堂。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2:08 字数:3052 阅读进度:14/18

我真的非常希望能够在这个村子看到一个人,但是现在我扭头看到今天拿小女孩站的屋檐下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大小的人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心却是咯噔一下。现在整个村子寂静无比,找不到一个人,但是怎么会有一个小孩子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这古老的屋檐下呢?还是一动不动的。这能不让我的心悬起来吗? 我离那个站在屋檐下的小孩大概有七八米,但是由于天黑,我看不清楚那个小孩的脸,更别提眼睛了,可是,我却感觉到那小孩的眼睛正盯着我看,注视着我。 “喂,小孩?”我试着朝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喊了一句。希望她是我今天白天见到的那个小女孩。但是喊了一句后,没有反应。 “喂,你是谁家的孩子?”我又喊了一句。仍旧没有声音。那个身影就那样站在那里,依旧一动不动。 我很想跑,很想拔腿就跑。如果说没有之前那些事的铺垫,我会毫不犹豫的飞奔着跑。但是,现在,我选择了向那个小孩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我逐步的向着那个孩子走过去。眼前的视线也一点点的清晰,马上就要看清楚那个小孩子的脸了,就在这时,那小孩子却突然转身跑了起来。 “喂!”几乎是同一时间,我拔腿朝着小男孩追去。但是刚刚迈动脚步就感到手臂被人拉住了。有人从后面拖住了我! 手臂上突然传来的触感吓了我一跳,条件反射的就将手甩开。 “马德,是我!”唐警官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 听到这话我先是一愣,然后定睛看去,那个突然拉住我的人是唐警官! “唐警官!”我欣喜的叫道。当时很是激动,有一股想要将她搂过来抱住的冲动! “嘘!”我还来不及表达我的激动,唐警官将手指放到嘴边说了个嘘,示意我不要发声。 “怎么了?”我话语中还是有着难以言喻的开心。连疑问句都有一股欢快的语气。 “这个村子非常奇怪,别出声,跟着我来!”唐警官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往前走去。她走的正是刚刚那一条道路的右边。今天那个小女孩对我说的老李头走的那一条路。 “你刚刚一个人在那里干嘛?”走了一小段路,唐警官问我道。 “不是我一个人啊,你没看到屋檐下有个人?”我疑惑的问道。 “什么有一个人。我刚刚从这条路走回来想要找你,老远就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道路中间往前移动着。天黑我又看不清是谁,所以我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直到听到你发声我才确认了是你。”唐警官说道。 “你没看到前方屋檐下有一个小孩?”我惊讶了。 “没有啊。我只看到你一个人很奇怪的朝着前方望着。”唐警官很无辜的道。 “不可能,我看的很清楚,那个屋檐下有一个小孩子站在那里。我那样子鬼鬼祟祟的就是朝着那小孩走去。等到快走到那小孩身边的时候那小孩突然朝着前方跑了。我想追来着,刚动身就被你拉住了!”我向唐警官解释着。 “那屋檐下真的有一个小孩?”唐警官的话语中带着一点惊讶。 “千真万确。我白天经过这条路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我还向她问路来着。” “你看到的那个小女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唐警官一下子就来劲了! “额,我忘记了!”我无奈的回答。这个还真没注意。当时就顾着找老李头跟唐警官了,压根没留意其他的东西。我只记得那个小女孩脸上脏兮兮的,胖乎乎的,还挺可爱。 “我今天跑过这里的时候好像也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那屋檐下,但是只是突然一眼看到了,等到我转身向屋檐下看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唐警官这么一说我顿时就语塞了。那个小女孩确实很奇怪,今天白天我只是十来秒没看她她就不见了。按理说一个小孩子跑不到那么快,还悄无声息。难道那小女孩不是人....... 刚刚我又看到一个小孩子,你却没有看到!”想到这里,我自言自语。 “这李家屯子的怪事多着呢。”唐警官似乎并不在意那小孩子的插曲,继续带着我往前走着。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我想想也是,这李家屯子这么怪,一个普通的老头都可以给我们送一个会行走会杀人的死尸,而整个村子都死气沉沉没有人烟,那么我们在这里碰到一个鬼也就不足为奇了!可是不知怎么的,隐隐间我觉的那小孩子并不是‘鬼’这么简单。 “我说不清楚,你跟我来就知道了!”唐警官没有回答,继续带着我往前走。 右边这条路出乎意料的长,比左边的长多了。我们走了大概有三分钟,前面还看不到路口。而且两边的房屋也越来越少,这好像是出村子的路。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我感到疑惑。 “祠堂!”唐警官言简意赅的回答我。 “食堂?怎么这么一个大村子还有食堂?难道他们还过着人民公社的生活?”我异常的惊讶。 “是祠堂不是食堂。”唐警官纠正道。 “祠堂?”我重复了一遍。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我们村也有祠堂,是整个村子族谱摆放的地方,是村子里的公共财产。一般村子里要开会什么的都放到祠堂去开,逢年过节什么的都要到祠堂去祭祀。这种略显古老的‘仪式’在我小时候还有,但是我长大之后就再也没经历过。而且,我们村的祠堂在十年前就拆了。 “嗯。我在这边转了很久才找到那个祠堂,很偏僻。”唐警官回答道。 “难道这些村民都在祠堂里?”我突然意识到一点。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没有人,那肯定是去某个地方了,之前没有想通,是不知道这个村子还保留祠堂。 “嗯。他们好像在进行某一种仪式,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朝前方趴着,跟朝拜一样。我看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没有人动过一次,全部都那样静静的趴着!我憋不住了就想着出来找你!结果到那个路口的时候看到你一个人举得很奇怪的在那里把我吓一跳。”唐警官解释道。 “还有多远!”我现在对那个祠堂特别感兴趣。我很想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整个村庄的人全部趴在地上趴一个多小时一动不动。 “就在前面不远处。看到灯光了没?”唐警官指着前面跟我说道。 尼玛,差点泪流满面,在黑暗中摸索这么久终于见到了灯光。 见到灯光后我们走了不到三十秒就可以看到那个祠堂了。很偏僻,真的很偏僻。都快脱离李家屯子了。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祠堂,很是古老,还是以前瓦房的屋顶。不过却挺大,很明显的有修过。我们现在是在祠堂的侧面,能看到正门有白炽灯泡的灯光映射出来。那昏黄的光幕中依稀可以看出一片黑压压的影子。表明了祠堂里的人群数量。 “唐警官....唐警官?”我刚想问唐警官从哪里可以绕过去看里面的情况,扭过头来却发现她不在我旁边了。 “唐.....”我刚一发声想要转身往后看去,脖颈上却突然一下剧痛,眼前一黑,我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我昏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被关在一个漆黑的小房间里。嘴巴里勒着一块布条,双手被人反绑在背后,而脚也被绑住了。几乎完全丧失了行能力。 我试着挣扎了几下,但是刚刚从昏迷当中醒来,脖子上火辣辣的痛,全身软得跟一滩烂泥一样,压根没有力气,只能躺在地上喘息,等着体力慢慢恢复。我看过不少警匪片,像我这样的捆绑方式是最常见的,只要我能将手绕到前面来那我就可以自己解开。这会有点困难,不过我可以做到,因为我手臂比普通人要长。所以我现在只是需要点体力。需要点时间。 原本我是想这样子歇会等恢复点体力便尝试着挣脱,可是,我刚歇了一小会,就听到房间外面有点嘈杂,给人很乱的感觉。 我趴在地上开始转身,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转向,艰难的转过身来后才发现我刚刚是背对着门口的,房间的门就在我背后,不过却也被锁住了,但好歹,从门缝处能透光进来。 我离门口大概有着两米的距离,平时只要稍微一跨步就能走过去的距离我现在要爬将近一分钟。而且还很艰难。 在我爬行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房间外面的嘈杂声明显大了,声音很大,但我却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心里充满了疑惑,只能期望着自己爬快点。终于,我爬到了门口,那门缝很窄,虽然可以透过门缝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我得很努力的把自己的脸往门上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