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尸体害死的是我姐姐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2:06 字数:2619 阅读进度:12/18

时间过去了十来秒,我仍旧趴在地上闭着眼祈祷着。我以为我已经死了,但是那女尸却木有任何的动静,就那样趴在我身上。我实在受不了那一股子尸臭,恶心的要死。一咬牙撑着地使劲一抖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刚爬起来我就跳到一边,抓起一条板凳转身看向女尸。躺着,跟之前没有两样。 这一次我再也不敢大意了,不敢瞎判断这女尸是不是还具有行动的能力。万一又跟刚刚一样突然从地上弹起来那我不就死定了? 我盯着女尸,刚刚她胸口那里被我砸了好几下,而那弹孔处又有着黑色的液体流出来。 那些流出来的黑色液体并不是很多,但是却奇臭无比,我只是浅浅的呼吸了一下就感到胃里一阵恶心,忍不住转身干呕起来。那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十分的难受。 不过那黑色液体虽然腥臭无比,但有一个特点,就是那气味只是暂时性的,大概几分钟过后,那种叫人无法忍受的气味就减弱了很多。至少,我可以忍受。 我掏出一根烟点上,搬着椅子坐在门口,离女尸大概有两米的距离。这样子要是那女尸又一次突然弹起来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预防逃脱。 一支烟抽完我习惯性的将烟头一弹,那支还亮着火光的烟头很给力的在天空划过一道完美的幅度,然后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掉落到女尸身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烟头掉在女尸身上几秒钟后,我听到蹭的一声,一股猩红的火苗从女尸身上冒了起来。仅仅是几个瞬间,女尸就变成一个火人。 我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实在想不到这女尸竟然这么容易“点燃”,仅仅是一个烟头几秒钟就把女尸烧成一个火人。所以我愣在了门口,不知所措。只能傻傻的看着女尸烧着。 这样子大概烧了半分钟,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没把我吓傻,那变成火人的女尸突然一下又从地上弹了起来,这一次还伴随着十分凄惨的呜呜怪声。手臂乱挥舞着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其实看到这一幕我已经吓傻了,可是还是条件反射的拿起凳子狠狠的朝着女尸丢了过去,一下子就将其砸倒在地。 这一次女尸再也没有起来过,偶尔手臂还动上一动,但是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半个小时后,地上的女尸不见了,只剩下一滩灰烬。 我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一幕,直直的看了半个小时,直到那火彻底熄灭,我才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坐在地上后我顺势一倒,躺在了地上,浑身发抖,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天花板。不知道这样子持续了多久,我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房间里的痕迹,确认了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后,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李微微也是受害者。她好像也是无辜的。 我打扫了一下房间,洗了个澡,好好的收拾了一番,拿了点东西将门给锁了起来。给房东留了张纸条,大意就是要是我的房屋租期到了我人还没回来就直接将这屋子给收回去。因为我不确定这一走还能不能回来。 我先去厂长家拜访了一下,编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然后直奔警局。我得去拿老徐的那笔钱,然后给老徐他妈送过去。如果我没权利拿不到那钱我也要跟着那些个警察去,老徐就我这么一个“哥们”,他因为我而死,我怎么着也得帮他把心愿了了。但是等我赶到警局的时候,却被通知已经有人将那钱送过去了。听闻此消息我立马赶去老徐家。 老远就看到那个养老院,下了车后我急匆匆的往那里跑,生怕那些个警察乱说话,被伯母知道了老徐的事,要是这样的话,我想她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会无比的难受。这对一个老人的打击无法估计。 在养老院门口,我跟一个人撞到了一起。准确的说是因为我太急把人家给撞倒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立马伸手去拉那个人,看清她的脸后我愣了愣,把手缩了回来。那人是唐警官。 “我已经把伯母安顿好了。”唐警官见是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对我说道。 其实看到她我就猜到这件事她接手来负责了。现在她这么一说我就肯定了。不知为何,在我知道善后的事由她负责时心里一阵轻松。虽然她骗过我。不对,那也不叫骗。善意的谎言吧。 她说完后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走进了养老院。 “你放心,我没有乱说话。”唐警官跟了过来。 “谢谢你。”从养老院出来,我放下自己的情绪,对唐警官说了句谢谢。 “不恨我了?”她反问我。 “我没有恨过你。我恨的是我自己。如果一开始我就跟老徐说女尸的事他就不会有事。”我叹了口气。这份内疚我可能会维持一辈子。这也教会了我一个道理,对于值得信任的人,肯相信你的人,你就要选择去相信他。 唐警官听了我这话沉默了,没有再发声。就那样默默的走在我旁边,跟着我走着。忘记说了,她今天穿的是便装。 “马徳,有没有兴趣再听一听那个两年前的案子?”就在我们走出了养老院到了打车分别的地方,唐警官突然开口了。 我看着她,很真诚。 我点了点头。这一次她又提到那个两年前的案子,我以为会有什么新的消息告诉我。结果她只说了一句话,她说:“两年前那被害的孕妇是我亲姐姐。” 我愣住了,彻底愣住了,我以为这案子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没想到她竟然提前两年就尝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而且,还是她的亲姐姐。看唐警官的脸色,我丝毫不怀疑她很心痛、很伤心,两年前她也肯定十分想要找到凶手。哪怕这凶手不是“人”。 “两年前,我想要将这案子查下去,可是没有用。这事本身就十分奇怪诡异,根本无处查起。警方这么做对社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两年前他们封杀那消息我也认了。可我从来就没有放弃过找寻凶手。但两年过去了,我没有任何的收获。”唐警官颇为无奈的说道。眼睛里,有泪划过。 “这一次又遇到类似的案件,局里没有人愿意来协助处理,我是第一个主动申请的。就是为了找寻一点相关的线索。很幸运,我碰到了你。”她说完这一句,眼睛注视着我,一动不动,“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要去找那个你跟我提起过的李老头,我求你,带上我吧。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我放弃了,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唐警官望着我,在等待着我的回答。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几滴清泪挂在眼角,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加上她说话时颤抖的嗓音,我无法拒绝她。况且,有个人陪伴也好过一个人。 “回去收拾东西吧。”我对她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唐警官接话道。她早就料到我会答应她了。 当初李老头拿出身份证给我证明的时候我就留了个心眼,在心里默默的记住了他家的地址。但是因为这几天的怪事的冲击,我已经将具体的村庄给忘记了。只知道那村庄是隶属于我们县城的,离我们的距离应该不会太远。而且李老头姓李,那村庄应该可能与李这个字有关。稍加打听,确定了一个地方。李家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