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难产案的决定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2:03 字数:2684 阅读进度:8/18

“你怎么了?”没有拐弯抹角,我直接问她。 “那个、那个,马徳,你对我们那个做法怎么看?”她试探着问我。 “什么做法?” “就是两年前那孕妇的案子,很诡异所以不可能对外界宣布,然后我们就……” “哦。你说这个啊,当然可以理解。这个是不可能说出去,不然会引起恐慌的。” “你理解就好,理解就好!”她释怀的笑了。 “你要说的不只是这个吧?”她好像话中有话。 “这件案子也很诡异,而且社会舆论比之前的大了好几倍,再这样子拖下去就无法控制了,而老徐他这个时候遇害了,我们查过了,他只有一个老母亲,并没有其他什么交际的人群。所以上面决定把这案子安在老徐身上。给他老母亲一笔钱,还可以养老!这个已经结案了!” “什么!”我顿时就怒了!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打翻了咖啡,洒了自己一身。 这个决定太可恶了! “你别激动啊,我知道这样……” “什么激动不激动的,我问你,叫老徐当替罪羊的这个决定已经做出来?”我满脸通红的怒吼。因为我的动静,咖啡厅里其他人全部都盯着我这里看,都摆着一副看热闹的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些警方不也这样?叫老徐当替罪羊,好让他们完结这个案子。给他们解脱?又跟两年前那起案子一样,给群众一个完全不在调上的说话?老徐也是受害者,凭什么? “看什么看!喝你们TMD东西去!”想到这里我就气得不行,对那些个看着我们的人怒吼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吵架了,我男朋友情绪不对,抱歉了。”我刚一吼完唐警官立马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咖啡厅里的其他人道歉。一边说还一边拉扯着我要我坐下。 “马徳,你冷静些。” “我问你那个决定是不是真的确定了?”我还抱着希望。 “……”她沉默。 “你是从省里来的,这个决定你肯定有资格参与投票吧?你也同意了?”我不敢相信。 “……”她还是沉默。 “那好,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一摆手,满肚子的气,离开了咖啡厅。她有追出来,不过在她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坐上出租车了。 “兄弟,去哪?”司机开了一会后问到。 我跟他说了地方,车缓缓的向前开着。平常我也不会到这些个地方来,来的时候一般也是坐公交。很少打的。从来不知道我们城市的出租车司机屁话那么的多。一个劲的跟我说着话。我心里郁闷着也不想搭理他。不过他却还喋喋不休的说着。完全没有受到我沉默的影响。 “哎,兄弟,听说那个孕妇被杀的案子查出来了,凶手估计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听说已经自杀了!”终于,他说了个让我‘感兴趣’的话题。 “凶手是谁?”我明知故问。不知道是在欺骗自己还是欺骗马徳那个傻子。可是,我自己就是马徳。 “火葬场的!那里的一个员工。一个老光棍,好像说是在火葬场待久了,导致自身心理变态才做出这事的。唉,造虐啊!” “……”我沉默。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徐都已经死了,他是受害者。但他死后却还落了这么一个心里变态的杀人犯的骂名! “现在好了,案子破了,医院该赔钱了,他们家属也不闹了。他们闹起来几十个近百人堵着医院,那气势,跟要砸医院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 “我开车经过那里看到的啊!” “我是问你怎么知道这案子的结果的。” “哦,这个啊。广播里说的啊。”他指了指车载广播。 “有说叫什么名字吗?” “说了,好像叫王顺开……不对,王顺来好像……” 最后的底线,他们还给老徐留了最后的底线。没有做的太过分。用这种方法解决了一起诡异无比的案子。解决了一场纠纷。留给世人一个不可能知道的结局。而只有我们这些个知情人知道,恐怖的事情,似乎才刚开了个头。 我下了车,慢慢的往住处走。被司机那么一吐槽,我发现自己看开了不少。虽然他们拿老徐来当替罪羊很不对,不过这似乎确实是个好方法,既可以掩人耳目,也可以解决纠纷。而老徐那边也能得到一大笔钱,他的老母亲也可以养老,以后生活无忧。 老徐曾经说过,他这辈子早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追求,只要自己能好好的给老母送终,让她晚年生活过得好些就知足了。现在老徐惨死,送终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至少警方这么做可以让他母亲晚年生活无忧,保全了一点…… 这事情到这似乎就结束了。案子破了,纠纷解决了。一切都完美不是?可我想问,那个杀死老徐的、具有很强的杀伤力的女尸呢?她在哪里?会不会继续杀人?两年前那诡异的案子呢?跟这次的有没有什么联系?下一个两年会不会又有一个家庭遭到这无情的摧残?还有李老头,那老王八蛋肯定知道李微微会变成女尸,我一定得找到他。就算他不是凶手,这件事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为什么受害的都是准备生产的孕妇?那些个婴儿呢?隐隐间,我觉得,这水,很深。 水再深也得有人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无论这水有多深我也会要义无反顾的扎进去。一个猛子,能在我憋死前到底最好,那我死而无憾。要是还没有潜到底就已经憋死了我也无怨无悔,谁叫我没有那个潜到底的能力?至于潜到底后还能有足够的氧气能让我爬回岸上这一点我几乎都不敢去想。给自己留下最坏的打算。谁叫我好奇心这么强呢?谁叫我害了老徐呢?不给他报仇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走在路上想着,自己明儿个去警局一趟,把老徐那事情给处理好,他的那笔“抚恤金”的事我还得去帮着忙活一下。不然叫那些公职人员送给老徐的母亲,鬼知道要缩水多少。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得把老人家送养老院去,那是最好的归宿了。至于明天过后,我就去找李老头。这案子结束了,我也不在受到警方的拘束。妈的,我一定得把这些个事情搞清楚,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 我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因为靠近火葬场,夜里很冷清,所以房子一直租不出去。在房主绝望的时候,我出现了,解决了他一个心病。而我呢,在火葬场工作,早已经习惯了那种冷清与恐惧。住在那里也早就已经习惯了。每晚穿过一条阴暗的小路,从来就不觉得有什么恐怖的。但是今晚,在穿过那小路看到自己屋子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一丝不自然。 怎么说呢?这感觉很奇怪,是我之前从来就没有过的。但是今晚却出现了。我留了个心眼。 开门,进屋,开灯,躺下!所有的动作全部都照旧,没有一丝与往日不同。环顾了一圈屋子,与往日里并没有什么不同。那是为什么我会突然出现那种不自然呢?以前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自从出现在这件事之后,我发现自己变得敏感了很多。估计是今天被唐警官欺骗了所以变得敏感了吧。 算了,不想了,屋里还有几瓶酒,找出来喝一顿睡上一觉。最好醒来的时候把什么都忘掉,最好什么都不要记得。 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喝了一瓶闷酒。倒在床上就晕乎乎的睡了过去。不知道半夜什么时候,我突然被尿给憋醒了。原本还想忍着,但是膀胱实在憋得不行了,再忍下去肯定要炸掉。无奈,起床上厕所。舒舒服服的放完水,再次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