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省医院的难产案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2:01 字数:2595 阅读进度:7/18

“他一定很痛苦!”我心里一酸。自言自语道。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什么意思!”唐警官那一句这这都不重要突然就让我暴怒了。条件反射的对着她吼了起来。可刚吼完我就后悔了,她压根不是那个意思。 “对不起,我……” “对不起,我……” 好吧,我们两个同步了。 “对不起唐警官,我有点激动。你继续说。”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诚恳的道歉。 “没事,是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你看老徐这个情况就能推断出那个女尸的杀伤力,现在她跑出去了,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搞不好会有更多人遇害。”唐警官面露担忧。看不出来,她还是一个好警察。 “我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可是你又不能说出去,不然会引起恐慌的。”我接话道。 “这个是自然。我只是要让你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既然你……” “放心吧。我谁也不会说的,就连老徐我都没有告诉他。呵呵。”苦笑。一声苦涩的笑。 对着老徐鞠了鞠躬,我跟着唐警官离开了医院。 “我请你喝杯咖啡吧。”出了医院,唐警官如是说。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那声音极为的细腻,让人不忍心拒绝。虽然现在心情极为沉重,但是我实在无法抗拒她的声音。而且,她这么一个女神邀请我喝咖啡,肯定有事跟我说。 “不了。”我说道,她一愣,我笑笑,接着说:“我请你吧。” “那个孕妇的案子影响很大,掀起了很大的社会舆论。”咖啡馆里,唐警官坐在我的对面,一边搅着咖啡,一边吐着苦水。 “呵呵。这个案子从它发生开始,就注定会引起很大的关注。毕竟事情太过于诡异了。”我回答她。带点宽慰的意思。在我潜意识里已经把她当朋友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唐警官会突然接近我。但我想,应该没有恶意吧。 “你觉得孕妇这个案子跟那女尸有关系吗?”唐警官泯一口咖啡问我道。 “有,而且肯定有!那晚李老头推那女尸来的推车就是那孕妇躺的推车。” “那李老头从哪找来的推车?难道说孕妇是李老头给带出医院的?”唐警官询问道。 “目前也只有这个推测比较符合。可是我觉得把孕妇带出医院的压根就不是人干的!不然,为什么摄像头里面找不到一点痕迹?” “不是人干的,你觉得是那具女尸?”唐警官试探着问我。 “我不知道。似乎有点头绪,但其实,我们了解的估计只是十分之一。”我无奈的回答。十分之一,谁又知道呢?指不定是百分之一呢? “这案子,很棘手。社会舆论大,上头也一直拼命催,今天上午那孕妇家人又闹到医院去了,几十个人拿着武器,有一股把医院给拆了的趋势。” “而医院呢,一有事便找警察,什么事都往我们这边推,上午出动了两车特警去维持秩序。”唐警官说完,满脸愁容。她是从省里派下来的,这件案子肯定关系到她的以后。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碰到这种事情,只能怪自己倒霉。”我回答道。 “嗯。我也就跟你说说情况,老徐他……” “别说他了。我能看开。”我勉强一笑。 她不说话了。静静的喝着咖啡。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奇怪为什么我会选择相信你?”许久,唐警官问了一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我知道,接下来她要说的才是她约我来的重点。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两年前的省医院难产案?”唐警官问我。 “好像有听说过,当时还挺轰动。不过那不就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吗?”我有点意外。 那省医院难产案我确实知道一点。说的是一名孕妇临盆时被送到了省医院里,但却难产死了。孩子大人都没有保住。那孕妇的老公一时接受不了,绑架了主治医生,拉着主治医生一起跳楼了。一场意外,四条人命。这个事情当时挺轰动,不过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大家也只是惋惜,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如果不是唐警官现在又提到,我估计早就忘了。难道说,这事,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其实,两年前那事,也颇为诡异。”唐警官搅了搅咖啡,苦笑道。 “那孕妇并不是难产死的,她的死因跟这一次的孕妇一样,被人开膛破肚!” “什么?”我震惊了,这也太可怕了点。 “那孕妇是被人开膛破肚而死的,并不是难产。”唐警官以为我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不管我脸上的震惊,继续说:“当晚那孕妇在医院待产,陪床的正是她的丈夫,夜里十二点左右,医院早已经安静下来。主治医生在十一点半的时候还到病房里给那位孕妇打针,而十二点左右,被害人的丈夫烟瘾上来了,出去抽了根烟上了个厕所,约摸十分钟之后,他回到了病房,看到的一幕直接让他呆在原地。” “他发现自己的妻子身上盖着被子,那被子很明显的一片猩红,掀开被子后他惊讶的发现妻子鼓鼓的肚子没了,那里一片血肉模糊,里面的孩子没了。而他妻子也早已经停止了呼吸。” “当时他就傻了,愣了几秒后大叫着跑向值班室找那主治医生,当晚正好他值班。值班医生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跟着他跑向病房,但在走廊上的时候却发现了他那被人开膛的妻子。那已经死去的妻子不是躺着的,而是站着的,并且是行动着的。她正一步一步往楼顶走去。略显僵硬。他丈夫跟主治医生当然是追了上去,再然后,不知为什么,三个人一起从楼顶掉了下来。都死了。” 唐警官说完了,若无其事的看着我,还一边继续喝她的咖啡。而我,被这个故事吓出了一身白毛汗,端杯子的手都在不断的抖。这跟我们普通人知道的版本相差实在太大了! “是不是有点接受不了?”唐警官问我。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温柔且细腻。听她说话就像是在品一杯很有韵味的清茶。即使她刚刚讲完一个让我浑身发毛的‘故事’。 “还好,我有点心理准备。”我如是回答。 “对了,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我问到。既然他们几个都死了,那谁来告诉警方这件事呢?难道说还有目击者? “我们有调取走廊上的监控,然后通过他们的表现来推测的。那丈夫当时就在走廊的尽头抽烟,视频上都有。包括后来那孕妇从病房里出来然后走向楼顶的镜头都有拍到。我们反复看过那监控录像,都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地方。所以这事被定义为一起灵异事件,压根无从查起。” “然后对外界宣传孕妇难产而死,丈夫想不开绑架了主治医生,这件案子就这样子结束了。谁也没有再提过。” “这一次发生的这事跟两年前那事有联系吗?”我问她。 “不知道。都很奇怪。如果不是有两年前那案子做基础,我也不可能相信你说的话。正是因为那件事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我才相信了你!”唐警官冲我笑笑。 “呵呵。”我说完那句话后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表情有点不自然起来。而且,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安。跟面无表情的尸体在一块待久了,你会发现你更能捕捉人的表情。我就那样不经意的发现了唐警官眼中的不自然。她,肯定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