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马德,出来! 求推荐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1:59 字数:2765 阅读进度:4/18

“叫什么名字!”他拍着警棍又问了一遍。 “马徳。”我白了他一眼回答道。好汉不吃眼前亏! “艹,你小子还骂人!”那警察听我回答完就一棍子朝着我挥过来。 天呐,什么世道,老子叫马徳也不行了? “我姓马名德,我叫马徳!”在棍子挥下来之前,我慌忙解释。 “年龄。”他白我一眼,在纸上写下我的名字,然后继续询问道。 “26。” “性别。” “女!”我白他一眼。 “什么?你再说一遍!”那警察显然被我激怒了。 “你说什么,老子什么性别你他妈的看不出来?要不要我脱裤子证明一下啊?”我也怒了,蹭的站起来对着他吼。但刚吼完他就一警棍下来,直接劈在我肩膀上。 我被他一棍子打坐回凳子上,疼的不行,但是还想着反抗。可他手上有警棍,而且看起来很有经验,左劈一下右劈一下,只几下便让我没了反抗的能力。 他打完之后我靠在板凳上,全身酸痛的喘着粗气。那王八蛋有技巧,这么一套打完我身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没有伤不代表不痛,我靠在板凳上只想骂娘,哼哼唧唧的看着他。那小警察见惯了我这种仇视气愤的白眼,瞥我一下不管不顾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审讯室。 他一走我便放松下来,靠在椅子上仔细思量这件事。想了一会有了头绪。这事肯定跟那个李老头有关。 他用推车推了具尸体来找我火化,别的不说,那推车肯定有古怪。就他一个农民你说他从哪里弄来的推车?而且警察抓我的时候连着推车一起弄来了,还说是物证。我就因为这个成杀人犯了。但我杀谁?那个被老头唤作李微微的死尸? “马徳,出来!”我还在想着,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把我叫了出去。我出去一看,有人来保释我了,火葬场的厂长和老徐。 我被放了出去,但是跟人身监禁木有区别,破案前要随传随到。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逗,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刀阔斧的把我抓进了警察局。然后审问一番打我一顿又把我放了出去。真逗。这是我当时的想法,但是等回到火葬场后老徐向我一解释,我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李老头推李微微来的那辆推车是市郊的一家妇幼保健医院的专用推车。他们那里每辆车都有编号的,跟病人相对应。而李老头推来的那辆推车是孕妇的专用推车。在星期四那天分配给了一位刚刚入住的孕妇,其预产期在星期六。但是星期五下午那孕妇跟推车却突然失踪。警察接到报警以后到医院调取了摄像头,一遍遍寻找也没能发现孕妇的身影。这事立案了。 星期天晚上,有人报警说在郊外发现一具尸体。警察到场后,仔细检查确认,发现这具尸体就是从医院失踪的那个孕妇。而孕妇她肚子被人剖开了,肚子中的胎儿不见了。在排除了意外之后,这案件被定性为恶性谋杀。而那辆跟孕妇一起消失的推车却不见了。 而星期六早上我有报警,警察来火葬场后什么都没发现,但有一个细心的警察却留意了那辆推车。等到那孕妇惨死案提上议程后,那细心的警察突然想到了我这里的推车。然后今早把我当杀人犯抓了去。 不过还好,星期五那天下午我有工作,有不在场的证明。而这个周末我也没走动过,在老徐跟厂长替我解释清楚后,我被放了出来。把我放出来这事其实不怎么费力,毕竟我没有作案动力与作案时间。 出来后厂长跟老徐替我接风洗尘,我们三个人买了一些酒菜就在火葬场的值班室里喝。有心事的人特别容易醉,我醉得很快。没多时就瘫软在值班室里。 喝醉后的人做梦应该是不记得的,但我却记得清晰。因为这一次的梦跟上一次的那个噩梦相差无几。还是在我看到李微微的脸的那一刻被吓醒。 我全身大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静静的坐在那里抽了根烟后开始想起这些事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听完老徐给我讲这个案子的时候,心里面一阵舒畅。这个舒畅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脑袋短路一开始认为那个李微微就是那个孕妇,而李老头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犯,这样一来那李老头要我火化的尸体突然失踪的事也就有了解释。一个这么变态的杀人犯什么事干不出来呢?这样的话我还得庆幸他让我活到了今天。 但是现在想来,李微微跟那个孕妇绝对不会是同一个人。 李微微那尸体我看过,是很完整的一具尸体,压根就不可能是孕妇什么的。而李老头虽然古怪,但是他也不会变态到那种程度啊。不过这里却可以肯定一点,李老头虽然不是那个变态的杀人犯,但是一定跟这事有脱不了的干系。如果我现在把这件事捅出去,肯定能对破案提供帮助。 但是,思前想后,我不能说。因为这事太过诡异,我要是跟他们说这件事可能跟一个已经死去多时但却能自由行走的死尸有关。我一定会被送精神病院去的。所以,这事我谁也不能说,只能自己来找线索。反正我是铁了心要掺合这件事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倒是次要的,满足好奇才是真的。要不怎么说好奇害死猫呢? 既然决定了要掺合这件事那就得马上行动。因为孕妇被杀案闹得实在太凶,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我们当地报纸的头条,有好几家媒体都在追踪这事,期待独家爆料。而被害者的家属又一天到晚在医院闹,要求赔偿,可医院从来就不是好惹的,以案件的特殊性来拖着了。说警方啥时候破案啥时候赔钱……反观警方,一丁点线索都没有!所以这事就僵着了…… 而这么一弄给了警方很大的压力,他们一有压力,我这个“伪嫌疑人”就遭殃了。又一次被拉回了警局。 “你好,我叫唐亦惜。你可以叫我小忆。”这一次坐在我对面‘审讯’的人换掉了,不再是那个横成B的小协警,而是一个美女。是的,没错,确实是一个美女,眼睛大大的,胸也大大的。穿着警服很有一股制服诱惑的味道。这种只有两个人的场景确实跟某国电影里的情节有点相像。对不起,我石更了..... “你好,我叫马德。”我冲她笑笑。 “行了,那不废话了。我是从省里派下来负责这件凶杀案的。据我了解,你是这案件中最重要的知情人,所以......” “不好意思唐警官,我确实不知道我是怎么跟这件案子沾上边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帮助你们破获这起案件。我知道的在上一次做笔录的时候都说了,你现在要我说还是一样。”我打断她说道。确实,我没有什么能说的,我也不认为面前这个花瓶唐警官能相信我说的。 “你这样子说是不是太不负责了一点?”唐警官盯着我。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样子盯着我。 “负责?我要负什么责?” “对你自己不负责!我知道你知道一些关于这个案子的秘密没有说出来。你不说出来的原因无非就两点,一,这个案子跟你有关。二,你怕说出来没有人信。”她还是盯着我。 我承认我被她说到心坎里去了。对啊,我不说出来的原因不就是怕别人不信怕别人把我当成神经病吗?这事实在太过于诡异,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信。死去多时的尸体自己跑了,换做是你你信吗?那么现在,面前的这个花瓶唐警官会信我说的吗?不知怎么的,那时我心里突然生起一股子期待。要不跟她讲讲试一试? “如果我说了,你会信吗?”我考虑了一会,掏出烟问她。 “看情况。”她冲我一笑。 好吧,她那一笑直接冲散了我这几天来的郁闷。就冲她那个笑容,我豁出去了......跟她讲了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