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尸体失踪(三)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1:58 字数:2652 阅读进度:3/18

做好一切后我在里面待了会,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出来将骨灰盒交给了老头。 老头拿着骨灰盒摸了摸,什么也没说,看着我的眼里满含泪光,然后腾出一只手出了擦了擦眼睛,握住了我的手。 “同志,谢谢你了。不过这事希望你……” “我知道。说出去对我没好处。”我冲他笑笑。 “谢谢了。谢谢你了同志!”他很激动,真的很激动。那样子似乎装不出来。不过因为之前的感觉我对他的定位已经根深蒂固了。 就算他在怎么表现我都会认为是装的。如果当初能稍微理智点,稍微多思考一点,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但是那只是如果。 老头和我握了握手,又表示了感谢后便抱着骨灰盒离开了。我没有跟踪他,明早我就报警。等警察来处理这事。至于老头嘛,等他发现那骨灰盒里是石灰后自然会回来找我。这个不用担心。 我如意算盘打得很好,这老头一定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不多时警察把这个歹徒给抓了我就是功臣。到时候说不定能借这个机会离开这里。 我算盘算得好,第二天早上起来警察就来了,当时我还在睡觉,急匆匆赶到火葬场那里,领着警察走到了工作室里面,刚一开门进去我心里就咯噔一下,那156号的门开着……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将推车拉了出来,当时只感到眼前一黑,脑子一片空白,那推车是空的。 我忘了我是怎样嬉皮笑脸的送那些警察离开的了。反正在我看到那156号柜子里面的推车是空的的时候,我脑袋一片空白,傻愣在那里站了几十秒,直到那两个警察不耐烦的推我我才回过神来。 反应过来后我第一想法就是这事有蹊跷,要是跟警察说出来他们也肯定不信。说不定会把我当精神病来看待。 所以我只能以昨晚喝多了做梦乱报警为由将他们打发走了。临走时给他们一人塞了一百块钱买烟抽。那钱,就是昨晚李老头给我的钱。 等到警察走后我紧绷的身子一下子就瘫软了,直接倒在值班室的床板上。这事也太奇怪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全过程:当时我在看VCD,然后有人敲门,接着老头给我钱推着一具尸体进来了,然后又给我钱要我火化。 但我感觉不对劲做了点手脚,那尸体就放在156柜子里。等老头走后我锁门回到了住处。等到现在早上来看,那尸体就突然不见了。事情就是这样了。 我回去之后应该就没有人到过火葬场这里面了,那么那具尸体怎么会不见了呢?难道说那被老头称作李微微的女子没有死,在她醒来后又自己跑了?老头那么急着火化她就是借我的手杀掉她?妈了个巴子的,这老头够毒,拉老子下水啊! 想到这里我一肚子的火,坐起身点燃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着,可是抽着抽着我就平静了,这想法不对啊!昨晚前前后后我看了那女的两次,绝对看不出有任何一丝的生命现象,换句话说,那女的是个死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既然这样,那她的尸体呢?难道是老头发现我骗了他然后折返回来把尸体给带出去了?这一点也不可能啊!我做的天衣无缝,老头虽然出手大方,但是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是可以发现我作假了,但绝对没这么快,这么说来还是第一条推测更合理,第一条更合理……我脑袋炸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尸体从火葬场溜走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昨晚肯定喝酒了,对的,肯定喝酒了!一定是喝醉了做了个十分真实的梦,以至于我自己都认为是真的。对的,肯定是,肯定是梦! 我慌了,真的,在火葬场工作这么久,我早已经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但是现在,这事却一直冲击着我。我一直苦苦劝说是自己喝醉了。但是等我走到156那里看到那并不属于我们火葬场的推车后,我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昨晚真的有一个奇怪的老头送他口中的女儿来火化,这是真的! 我全身无力的回到值班室,目光空洞的坐了一会,等老徐他来接班之后回到自己的住处,什么都不敢想,倒在床上就睡。兴许这还是一个梦,醒来之后就好了…… 等我睡着后,这个梦还没醒,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一直被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追赶,我不知道她干嘛追我,而我心里又对她存在浓浓的恐惧,所以我就一直跑啊跑。那女的也一直锲而不舍的追着我。她一直伸着手,想要掐我脖子,长长的黑黑指甲足有十厘米,看起来能轻易划破我的脖子。 我跑了很久,最后还是被她给追上了,她那长长的指甲不由分说的插进了我脖子里面,鲜血像泉水般喷涌而出,洒了她一脸。看到她脸的那一刻我啊的一声尖叫,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长这么大第一次做噩梦把自己吓醒了,而且,我全身大汗!而把我吓成这样的就是因为那张脸:那是昨晚上推车上的那具女尸的脸! 我请了个假。 现在我的心情已经不适合去上班了,只要一踏进火葬场我就想到了那晚的事情,我想,我需要静一静。 那个周末我哪也没去,就待在自己的住所,吃了睡睡了吃,一屋子都充斥着泡面的味道。 而这两天那老头也没有再来找过我,这让我有点郁闷了。难道他真的发现不了那骨灰盒里面的骨灰是石灰吗?难道这件事真的就这样过去了?那这样的话我也没损失什么,反而得到了一万块钱,这是好事? 想到这我找出那老头给我的钱,厚厚的一叠,我数了数,真的正好一万块。这馅饼掉的……有点不可思议……可是在我想要将这钱放回抽屉时,我发现毛病了!妈了个巴子的,这钱中间一片竟然是空白的。 也就是说,厚厚的一叠钱,两边跟真的一模一样,你掐着中间数怎么是发现不了的,只有当你拆开来看才知道是假的。而我到现在才看,一万块钱就五百左右是真的,还给了那两个警察两百,到头来我就拿到了三百块钱!三百块我还浪费了一个周末,做了一个噩梦,烙了一块心病,李志愿,你个老不死的,我艹! 我这里刚骂完李老头,电话就响了,老徐的电话。说有点事叫我去一趟。老徐这人挺不错的,我来火葬场前他就在那里了,平日里对我也挺照顾。这几天我请假都是他一个人在火葬场,虽然周末没什么事,但我还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他一个电话我便跑回到火葬场。得调整心态好好上班。谁知道在那里等我的却是警察跟手扣。谁又知道这以后我得走上这么一条不可思议的灵异道路呢? 刚回到火葬场,还没看到老徐两个警察就从两边扑出来把我按倒在地,咔嚓一下给我扣上手扣。 “把他带走。还有那个推车。那是物证。”一个警察指挥着。接着从火葬场后院开出一辆警车。警察什么也没说把我押上了车。带着我跟那辆推车进了警局。 “姓名。”审讯室里,一警察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对面做着笔录。 “干嘛抓我?”我不满的问到。我干什么了我。 “我问你姓名!”那警察白了我一眼很横的说道。 “我问你为什么抓我!”我TMD一下子就来气了,艹,我犯什么事了我! “哟呵,很嚣张嘛!”那警察吐口唾沫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手上的警棍站了起来。他要对我用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