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尸体失踪(二)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1:58 字数:2608 阅读进度:2/18

看这老头这么神秘,我以为这具尸体也会是这样的意外。但是却没有。 “同志?同志?”老头喊了我好几句。在我继续掀起床单的时候。 “哦,怎么了?”我嘴上答应着他,手上却没有停止动作,继续掀起床单。 “同志,什么时候能火化?”当床单掀到肚子那里时,老头假装不经意的扑过来一把按住,然后问我道。 “哦。最快明天下午。”看他阻拦我也没有继续掀下去。拍拍手回答他。 “这个同志……”老头看了看尸体,吞吞吐吐的喊着我。 “有什么话快说……”我一边催促他一边从值班室拿来一张表格。有人送尸体来了得先登记。其实程序远远不止这些。不过我拿了人家五千来块钱,能给他方便就给他方便。毕竟只是烧个死人的小事。也不伤天害理什么的,对吧? “不行,不能等到明天下午。”他抓住了我的手。 “好吧。明天早上第一批就火化你的,行了吧。”这是我能做的最大决定。虽然这里我算半个地主,但是也不能太过火。 “不行!”老头斩钉截铁,“现在就火化。” “你当火葬场是你家开的?”我白了他一眼。这是火化又不是烧烤,你多给点钱我就先给你烤吗?再说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谁这么急着火化自己的亲人的。每次来的不都是哭哭啼啼的?就这老头,太反常太反常了!我留了个心眼。 “不是,同志,我有原因的!”老头见我似乎生气了,刚刚斩钉截铁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 “原因?我问你,她是你什么人?”我指了指推车上的尸体。 “我、我女儿啊。”老头愣住了。 “哼。你女儿?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迫不及待的烧他自己的女儿的!”我冷哼一声。脸上不动声色,但是步子却悄悄的往后退了一点。我现在觉得这老头是个杀人犯,将这个女子残忍杀害后推到我这里来火化毁尸灭迹。虽然这个假设有点牵强,但我觉得这与一个父亲迫不及待的火化自己的女儿来一对比,牵强一下子就变得合理了。 “不是,同志,这真是我女儿!”老头急了。冲过来拉着我的手想要解释。我本能的往后一退:“说,就在原地说,别动手动脚的!” “同志,这个真是我女儿。你要是不信,我、我有身份证!”老头站在原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反正他现在脸上跟刚来这里的时候一样。满脸水滴……紧张?),看了一眼尸体然后伸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两张身份证递给了我。 我看了他一眼,竟然还带身份证了。这事,开始变得有趣起来。 “你叫李志愿?”我拿着老头的身份证看了看,跟他本人比了比,确实,有几分相象。 “嗯。我叫李志愿。我女儿叫李微微。”老头回答道。 我又看了看他女儿的身份证,比老头的身份证要新,上面的头像也要清晰。我一只手拿着身份证一只手伸过去想要掀床单。手才刚一伸过去老头便条件反射想要来阻挡。但是在碰到我的目光后手抖了抖,尴尬的笑了笑,任我掀开了床单。 这是第二次看到这具女尸的脸了。第一次见的时候心里拿她跟以前那个酒驾车祸的尸体对比了,所以觉得李微微她还不错。但现在第二次看,我发现我错了。 李微微她的两边脸颊微微下陷,眼睛周边有很重的黑眼圈,嘴唇轻微的有点发紫…… 看着她这个模样我隐约的有点不舒服,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劲……虽然感觉不对劲,但是这具尸体跟身份证还是有一定相像度的……因为感觉不对劲。 我又看了看那两张身份证上的住址,还真是一块的,难道这李微微真是这老头的女儿?可是一个父亲怎么会迫不及待的火化自己的女儿呢? “对吧?同志,微微她真是我女儿。”老头从我手上拿回身份证,然后满怀期待的问我。 “你干嘛要这么急火化你自己的女儿?我还是第一次……” “这个同志,我明天得带着我女儿去她外婆那里,今天凌晨的火车,我迫不得已,只能这样了。我、我也舍不得啊!”老头颇为煽情的看了那尸体一眼说道。嘿,还真会编,随口就捏了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还这么的让人信服。不过我一开始就留了个心眼,他虽然真情流露,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个原因。 “这么说嘛,也情有可原。”我假装顺着他。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在我的下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杀人犯了。 “同志谢谢你,你理解就好,理解就好!”李老头眼见有戏,赶忙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 “虽然我理解你,但是这个火化的事我还是不能帮你。因为我没有钥匙。”我假装无奈的说道。确实,那钥匙放在另一个管理员那里。而此时这火葬场就我一个人。 “这个拿去买一把新锁,麻烦你了同志。”我才刚刚摇头一下,老头二话不说蹭的一下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跟刚刚差不了多少。他已经给了我将近一万了。 刚开始拿那五千块钱我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但是现在,就算是五万我也不敢拿了。看他样子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民,怎么可能随手拿出这么多钱呢? 而且他身份证上的地址也就是乡下。所以,这钱绝对来得不明不白。 我要是拿了是犯法的。可是现在,我还是假装很高兴的接过了钱,然后跟他说了点客套话,在他的催促下,打开了火葬那里的门,和他一起将尸体推了进去。 将尸体推进去后李老头他便一直催促着我赶紧火化。催我的同时还时不时的看向推车上的尸体。我一边穿着工作服一边透过镜子偷喵他。哼,这会是你女儿我TMD一辈子都离不开这火葬场! “好了,大爷,你总不能在这里看着我火化你自己的女儿吧?”我穿好工作服假装不满的对他说道。 李老头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支支吾吾的说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家属有要求我们也得答应,但是……” “既然可以我就看着吧。”李老头没等我说完便抢答了。这要是他在这看着我还怎么实施我的计划。 “这个,大爷,话是这么说,但是要你看着我火化您的女儿我还真下不去手,这个心理毛病,还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慌称道。 “没事,小伙子我不会怪你的,动手吧。”李老头哽咽的说道。这一下是真的哽咽了。哼,装,接着装,表演天赋还不错。 “这个……大爷抱歉,我克服不了心理障碍,要不您来?”我太毒了我!果然,刚这么一说李老头他手便不断的颤抖,很明显的下不去手啊!难道这女的真是李微微?真是他女儿? “大爷,你还是出去吧。顺便看看外面有没有人来,毕竟火葬场的规矩晚上是不可以工作的。还有我们的交易也有点……”我暗示他。 “好吧。麻烦你了同志。”李老头对我说了一句,然后又看了看那具尸体,此时那担忧反倒不见了,只剩下满脸的不舍。他转身出去,老泪纵横……这老头,拿过奥斯卡吧! 看到他出去后我立马将门反锁上,然后将这具尸体入库,放在了编号156的柜子里,然后拿了一个骨灰盒,趁老头不注意从侧门拐出拿了点上次粉刷用剩的石灰粉放进骨灰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