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尸体失踪(一)

小说: 火葬场 作者: mr文莫末 更新时间:2015-05-20 08:11:57 字数:2611 阅读进度:1/18

我不善于言谈,心里有很多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想将那些奇怪的经历闷在心里,永远不告诉任何一个人,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说出去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信,还有可能被人当成神经病。你觉得现如今还有谁会相信这世界有着超自然存在的东西?死尸复活谁信?僵尸凶杀谁信?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但可怕的是,诡异,远远不止这些…… 火葬场是一个什么地方?神秘?诡异?惊悚?刺激?呵呵,这只是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给它带的高帽子罢了。可是我得承认,在我去火葬场工作之前,我对它的认知也是这样。但等我去火葬场工作一段时间后,我才发现,原来枯燥、无聊、压抑才是它的主题。 一开始到火葬场工作,我除了厌恶就是恶心,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工作比这里更让人难以接受。甚至是挑粪我都觉得比在火葬场待着舒服。因为一开始火葬场那古怪的味道比粪更让我难以接受。 可是,在我开始熟悉、开始接受这火葬场的生活时,一具正准备火化的尸体却突然“失踪”了………… 那具尸体是一具女尸,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星期五,晚上,七点多钟。 那天从下午就开始下毛毛雨了,一直下到晚上。我还记得当时我正坐在值班室看电影(值班室有一个特古老的VCD,用来给工作人员解闷。前段时间我好朋友来看我,给我带了一些票房好的盗版电影来,那晚上还是我第一次在火葬场看……毕竟在那样的地方看那样的……咳咳,还是说正事……),无精打采的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想着要是这雨在下下去我的周末就泡汤了,这么一想也就没心思看屏幕上演绎的演员,起身将VCD关掉,准备放林正英的鬼片,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嘭嘭的敲门声。 说实话那敲门声把我吓了一跳,毕竟这个地方有点特殊。现在已经七点多了,又下着小雨,外面早已经漆黑一片了。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来火葬场?至少我在这里这么久还没有过。要是是家属送来火化的也不会是在现在。因为我们是有规矩的,要来火化都得提前预约的,而且时间都在白天。过了五点半就不可能有人了。但是现在,外面却真真实实传来了敲门声。没办法,我只能去开门。万一是领导来这里视察呢? 开门后我却惊讶的发现,没有什么领导,只有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医院专用的滑动推车。 那老头看样子非常的急,一个劲的敲着门,眼睛只顾盯着推车看,我把门打开了他也没有发现,差点一拳头锤到我。还好我反应及时给躲开了。等到那老头意识到敲空时才回过神来。看到我跟看到救星一样,立马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同志,你们这里还有人在啊!太好了太好了!”那老头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说道。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给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给抽了回来。外面下雨他也没有打伞,全身基本上都湿透了。双手也是湿的,握着我的手黏黏的,有点恶心。 “你是干什么的?”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瞧了瞧他身后的推车。那推车上面盖着白色的床单,因为淋了雨的缘故,床单紧紧的贴在推车上。映出一个人的轮廓。 问完我就后悔了,怎么问出这么无脑的问题?干什么的?推着尸体来火葬场的人除了来火化的还能干什么?难道真跟我之前说的那样,不来火化来烧烤吗?整个七分熟,然后鸡肉味,嘎蹦脆? “呵呵,呵呵。同志瞧你这话说的。我来自然是想火化了。”那老头皮笑肉不笑的对我呵呵道。说着便想要往里面挤。一只手拉着那个推车。 看他这个样子我心里有无数个疑问,我还是第一次见人在火葬场笑的。而且还是带着尸体来火化的人。我能不奇怪吗?更何况现在这老头的举动实在有点反常。所以我想都没想,紧紧的堵住了门口。 那老头看我堵着门不让进也就放弃了挤进去的打算。又一次朝我笑笑,然后伸着头往里面瞧来瞧去。 “你看什么!”我严厉的喝到。这老头子实在太反常了。 “没,没什么……那个,同志,这里就你一个人吧?”老头又看了看我身后问我道。 反常,绝对的反常! “不、不是,你想干嘛!”不知怎么的,看着老头子那似笑非笑的脸我就有点发慌。加上他现在的举动,更让人觉得奇怪。奇怪就是恐惧的源头…… “嘿嘿,小同志,我都看出来了。这里就你一个人值班。”老头子又嘿嘿一下。 “没错,就我一个人。你想干嘛!”我还是堵住门口。他那一声嘿嘿激怒我了。 “进去说,进去说。”那老头子满脸担忧的看了看他身后的推车。然后推了推我。见我还没有动弹便把手伸向了口袋。 卧槽。这死老头想干嘛!难道还想强闯火葬场吗? “你…………请进。”我一个你字才刚说出口。那老头就拿出一叠百元大钞塞到我手里。粗略的估计了一下,那一叠怎么着也有五千块钱。我在这里工作一个月也就三千多一点点。现在一下子给了我这么多,我能不让他进吗?跟谁作对也不能跟钱作对呀……可是这不是唯一的原因。虽然他给我钱后我只楞了三秒便让他推着推车进来了,但那三秒我思考了很多。首先,现在外面下雨让人家一老人家淋雨不好。其次,他可是推车尸体来的啊,来火葬场火化我们能拒绝吗?虽然不在上班时间,但是规矩是死的嘛,钱是……不对,人是活的不是? 老头推着推车进了火葬场。我看了看外面,还在下着雨,四周一片漆黑,荒无人烟,只有很远处有些零星的灯光…… “说吧,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又理直气壮的问了个白痴的问题。 “同志,瞧你说的。我来这里能干嘛,当然是来火化的了。”他看着我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一直就注视着他,发现他虽然在看我。但是却时不时的用眼睛瞟向推车上的尸体,满脸担忧。 “来火化的?火化谁?”我又问了个白痴的问题。他要火化的人肯定就是推车上躺着的那位。我仔细瞧了瞧,那应该是一具女尸,因为淋了雨的缘故,床单紧紧的贴在尸体身上。这时候能很明显的看出尸体胸膛处的两座鼓起的山峰…… “火化我女儿。”老头指了指推车上的人。 “你女儿?”我疑惑的指了指推车上的尸体。 “嗯。我女儿。” “可以看看?”我问道。 老头子听我这样问脸上露出很明显的不愿意。但是他看了看那尸体又看了看我,见我似乎很坚决。只得无奈的点点头。 得到他的允许,我掀开了床单。 还好,还好,长得不错。这是那尸体给我的第一感觉。我知道评价一个死人是很不道德的。但是这女尸跟我想象中确实有很大的出入。从这老头的一系列举动来看,我以为这具尸体是残死或者遭受了什么意外,那样子的尸体不可能有多完整。我曾经就处理过一具出车祸的尸体:脖子被撞断了,耷拉在胸膛上。 车祸时他脸贴着地在地上滑了好几米,五官全部没了,鼻子那里空洞洞的,脑袋也没了一大块,脑浆外溢,特别恶心……当时看了这个我好几天吃不饭下去,吃什么吐什么,只能挂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