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心思单纯的余嘉栋

小说: 豪门恩仇录 作者: 樱花浪漫舞 更新时间:2020-11-22 17:11:48 字数:2432 阅读进度:77/110

张婷婷还邀请了很多朋友,嘉栋也司空见惯,她如果周末不去制作节目,就是在家搞派对。

余嘉鑫一家很快到了。节后京城还是很冷,安娜跑跳着进来,嘉栋看向外面,哥哥的车位被自己占了,他停的较远,嫂子田静男正从后备箱拎出一堆东西,每次嫂子来都不空手。

嘉栋赶忙出去,帮嫂子拿东西。嘉鑫看到嘉栋过来帮忙,就锁了车径直跟着安娜进去了。

张婷婷看到安娜跑过来,就放开了拉着姬瑞雪的手,去和其他的客人应酬了。

姬瑞雪枯坐在沙发上,见到跑进门的一个女孩儿,她直接上楼了。

京城冷冽的阳光,照进了有暖气的温暖的房屋,还是很惬意的,姬瑞雪有了一丝困倦。

这时候,一声响动,她感到了冷风飘过,姬瑞雪下意识的扭头去瞧。却看到一个男人,高高大大的站在门口。

他的面容俊朗,成熟稳重。他推开门,并未进来,而是绅士的等着后面人。

“爸,我回来了。”他冲站在书房门口的余继光微笑。

余继光看到安娜跑进来后就从书房出来,站在门口。

一会儿,田静男也进来了,后面跟着拎着大包小包的余嘉栋。

姬瑞雪从嘉鑫温婉的语气中,就知道,这就是那天给自己打电话的余嘉鑫。

她快速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嘉栋的身边,从他手里接过一些纸袋。

嘉栋看到姬瑞雪,又看向父亲和哥哥他们询问的目光。赶紧介绍:“这是我女朋友姬瑞雪。”

“瑞雪,这是我爸、我哥、还有我嫂子,刚才跑进去的是我侄女。”

姬瑞雪心跳的很快,她终于见到那个让她思君忆君,魂牵梦萦的声音的主人了。

“姬小姐,你好!”嘉鑫大方的跟她打招呼。“我们通过电话的,我是余嘉鑫,嘉栋的哥哥。”

他很自然的左手拍着姬瑞雪的肩膀,右手握住她的手后,又很快放开拉着后面的田静男,道:“这是我太太。”

田静男看着有些脸红的姬瑞雪,轻声细语的说到:“你就是姬小姐,我们嘉栋没少骚扰你吧。”

嘉栋不好意思的挠头:“嫂子,那天我喝多了。你和我哥都没去顾上清的婚礼,我一人压力太大了。”

“至少嘉栋终于找到女朋友了,他都三十好几,也该成家了。”张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适时地说到。

这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田静男接过嘉栋手中其他的袋子,送往了厨房。

嘉鑫点点头就去书房找余继光了。

只有姬瑞雪、张婷婷,还有一些客人留在门厅。

姬瑞雪把手中的纸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有些尴尬。这些应该都是嘉鑫夫妇带来的。

张婷婷似乎没看到,就挽着姬瑞雪进入客厅。

田静男不喜欢来新新小区,张婷婷会时不时的给她难堪,不过她每次来都把自己定位在厨房。她一回来就进厨房帮忙,哪怕是慢慢的摘菜,也比跟张婷婷在客厅针锋相对好。

这次她觉得有些异样,嘉栋带回来的女朋友,对自己的丈夫余嘉鑫,变现出了出奇的热情。

田静男信任嘉鑫,可有些担心嘉栋。尤其是张婷婷,对姬瑞雪过分的热情,让她感到不安。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田静男不能输了这场博弈。

午餐很热闹。杯觥交错间,大家都认识了姬瑞雪,嘉栋的女朋友。

嘉鑫一直保持着他特有的微笑,嘉鑫的笑容很爽朗,而且笑起来眼底会有两道深深的皱纹,显得更有魅力,更成熟稳重。

姬瑞雪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嘉鑫,她明白这个男人对于她就是海市蜃楼,如同镜花水月。她的目标还是嘉栋。

田静男守着安娜,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张婷婷一边照顾着她请来的客人,一边和姬瑞雪热络着,在众人面前表现出对准儿媳的满意。

嘉栋没心思午宴,吃饱了就和父亲、哥哥一起进了书房。

余氏药业的事情他的头很大。哥哥的意思就是一切照旧,还是让嘉栋逐渐接管市场部。

“梁振超和小葛呢?”嘉栋问。

“梁振超腰部骨折,估计没个半年时间,恢复不了,即使他一个月后能上班,也不可能什么都亲力亲为了。”嘉鑫说。“他用渠道压货的手段完成了去年的任务,无异于杀鸡取卵。销售部的压力很大,你要帮他们真正出货。”

让嘉栋接手市场部,他还是关心小葛的事情。“我又不能辞退一个孕妇。”

“她自己会离职的。她既然想掩盖这件事,在被大家都发现之前,肯定会主动离职的。”嘉鑫安慰道。

下午的时候,哥哥嘉鑫单独找到嘉栋,给了他一些余氏企业上市的计划。顺便问了一句:“你和姬小姐是认真的吗?”

“哥,你说的认真是指什么。洛水不接受我,我还是会认真的交女朋友。”嘉栋说。

“嗯,你也三十多了,不是当年那个心思单纯的男孩了。”嘉鑫说。

心思单纯?这就是哥哥对他的评价。嘉栋脑子里胡乱想着,就听到姬瑞雪在外面叫他。

“我心思单纯吗?”嘉栋周一上午看到董浩就问道。

“嗯,你被姬瑞雪套牢了。”董浩说。“历莉都吃醋了。”

“和历莉有啥关系?”嘉栋觉得董浩实在不靠谱,东拉西扯。

“历莉自从婚宴见到姬瑞雪,就一直很气愤。她觉得姬瑞雪把你捏在手掌心。”董浩说。“你也知道历莉,她爱攀比,你当初都没向她求婚。”

“她都跟别人结婚了!还管我跟谁求婚。”嘉栋懊恼。“早知道,她结婚时我也闹一场。”

自从顾上清的婚宴后,历莉一直都不平衡,她看到了姬瑞雪的手段,刚认识就能把嘉栋控制的团团转。

尽管后来因为嘉栋喝多了,才大闹了婚礼现场的。可要是没有姬瑞雪的怂恿,嘉栋不可能喝那么多酒,她看到姬瑞雪在一杯杯的给嘉栋灌酒。

而且嘉栋还当面向她求婚。历莉为此痛苦了几年,可姬瑞雪一个下午就做到了。

有这个心思的还有董浩,可他什么都不能说。

董浩相信嘉栋说过要和他断绝关系的话,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藏在内心的真言。

余嘉栋跟董浩说了余氏药业的情况。董浩的反应和嘉鑫一样,让嘉栋多花些时间在市场部上面,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消化渠道库存的关键。一旦库存积压,还会影响下半年的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