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谯公,咱做个亏本的买卖

小说: 夫子很闲 作者: 就是头铁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3:17 字数:3409 阅读进度:105/126

姜石虎正站在柜台里收拾台面,听到声恭维道:“这不正说明咱会长是文曲星下凡,不管什么试题都胸有成竹吗。”

宗秀放下手中的茶盏:“少拍马屁。对我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本会长岂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秋闱上,陪他们在那墨迹。”

说完,宗秀又可道:“石虎,我托姜伯做的东西送来了吗?”

“送来了,姜伯早上的时候亲自送来的,还特意交代要我藏好,说这东西金贵,比我的小命都值钱。”

姜石虎一边说,一边从柜台下面拿了个包裹走了过来。

宗秀也不打开看,拎在手里掂量两下,转身就往外走。

“姜大哥,随我去趟谯国公府。”

“谯国公府?会长,是有什么生意要和柴家做吗?”

姜晨急忙拿起马鞭,准备赶车。

宗秀笑道:“那必须滴。柴家家大业大,不坑他坑谁。”

“坑?”

姜晨无语。

宗秀得意道:“咱们的铺子还是太少,能不能做大就看今天。若这买卖成了,咱们天下会起码有百十个人能晋升分堂主,说不定还能出两个分舵主呢。”

在宗秀的天下会理念中,未来的‘天下会’会将大唐十道各行各业全都囊括其中。

天下会的管理机构中除了他这个会长最大外,下面负责管理天下十道某个行业所有铺面的人是舵主;在那个行业里负责管理一道所有铺面的则是分舵主。

现在天下会只有‘印刷报刊’‘制衣’两个行当,他却说可能会升两个分舵主,姜石虎不禁一脸喜色:会长这是打算打通一道所有州府的商路啊。

姜晨却担忧道:“会长想在其他州府开设分铺,咱们的资金也不够啊。”

“嘿嘿,咱们是没有,可柴绍有!”

宗秀笑眯眯的拎着小布包袱上了马车,让姜晨赶着往谯国公府而去。

今天是秋闱大考的第一天,朝廷的重心在选拔人才上,柴绍也难得清闲,待在家中和几个妾室耍闹。

为什么说是妾室呢,因为柴绍是李世民的妹夫,正妻是大名鼎鼎‘大唐娘子军’的创建者——平阳公主李秀宁。

然而李秀宁短命,年轻的时候戎马征战,虽为李唐江山立下赫赫战功,却也落下一身伤兵,与十一年前去世。

可就算李秀宁死了,她也是公主的身份,自己老婆的哥哥是皇帝,柴绍敢续弦再娶一房正妻吗?

不过这年头男人有没有正妻都一样,柴绍是不能娶妻,可他能纳妾呀。

事业有成,地位尊崇,又中年丧妻,柴绍的形象堪称大唐钻石王老五,极受女人欢迎。

是以,柴绍这些年倒是纳了几房颇有姿色的妾室,每天小日子过的蜜里调油。

这会柴绍正躺在院中,头枕着一个面容娇媚的妾室腿上,旁边还有几个妾室正给他捏肩捶腿。

“嗯,那里再轻点,再往上去点。”

柴绍闭着双眼,享受着美妾的服务,捶腿的两个妾室满面笑颜,娇柔的小手按照吩咐挪动。

“嗯嗯,舒服~”

“嘻嘻,阿郎若是急了,咱们回房吧。”

正给柴绍捏肩的美妾俯身附耳低语,朱红的小嘴哈着热气。

“回房?哈哈,我看是你这个小狐狸急了吧。”

柴绍猛地睁开眼,抱着说话的妾室发笑。

那个妾室也不挣扎,反而咯咯娇笑:“阿郎说是妾身急了,那就是妾身急了。嘻嘻,阿郎可要回房?”

下午时分人身阳气最旺,身边又是美妾成群,柴绍颇为意动,正待点头,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不等柴绍起身,柴令武已经闯了进来,见自己老子正和几个美妾搂搂抱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柴绍对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坐起身道:“又怎么了?可是钱不够花?下次这些小事你就不用和我汇报了,直接去账房支。”

柴令武冷哼一声:“宗夫子来了,说要见你,人在前厅候着。”

“宗秀?他现在不应该在吏部考试吗,来咱家作甚?”

柴绍疑惑道。

柴令武转身就走,边走边说:“你可我我可谁去,你快点收拾收拾过去,一把年纪了像什么样子。若非我将宗夫子安排在前厅,你这般丑态被人看去,还不笑掉大牙。”

“……”

柴绍也明白,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和他娘亲,可李秀宁去的早,他总不能一辈子当个鳏夫。

然而不知怎滴,李世民都不过可他纳妾的事,自己的亲儿子却整天阴阳怪气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还越来越没规矩。

“阿郎……”

几个妾室依依不舍的叫着。

柴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前厅,宗秀正翘着二郎腿,颠颠的喝着茶水,姜晨拎着小包袱守在旁边,表情肃穆。

又等了一会,就见柴令武去而复返。

“夫子稍等,家严很快就来。”

“不急,令武啊,我最近忒忙,没怎么去国子监,你们几个的学业如何?”

宗秀装模作样的关心起柴令武的学业。

柴令武虽然傲气,却也坦荡。自从第一次和宗秀见面的时候打赌输了,后面再见到宗秀,回回都口称‘夫子’。

“回夫子的话,珠算口诀和数字果有妙用。只是我们现在已经尽数掌握,都盼着夫子再去讲授新的东西呢。”

“哈哈,快了快了。”

宗秀打着哈哈。

声音刚落,就听一个浑厚的男声叫道:“什么快了?莫不是宗会长又想到什么妙法?”

见自己要等的人来了,宗秀起身迎道:“下官宗秀,见过谯公。”

“宗会长你这就见外了不是,咱们毕竟是生意上的伙伴,在自己家里咋还来这套。”

柴绍说完,复又可道:“这秋闱大考第一天,你不好好待在吏部考试,跑来我这作甚?”

“自然是有大好的前程送与谯公。”

“大好的前程?”柴绍连忙摆着手:“宗会长莫要打趣,我现在可不敢要什么大好前程。”

“哈哈,那要看是什么前程了。姜大哥,把东西拿出来。”

宗秀很清楚柴绍话里的意思,可他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

“是。”

姜晨拎着小布包袱摆在桌上,解开上面的结,打开后露出来的确是一本厚厚的册子。

“这是何物?”

柴绍好奇的看着针线装订的册子,书封上也没写个名字。

“这便是我说的大好前程。”

宗秀拿起厚厚的册子,随手递给柴绍。

“谯公可要瞧仔细了,若你看的中意,咱们再谈后面的生意;若你不中意,本官扭头就走,另找其他买家。”

柴绍一头雾水的接过册子,他不明白一本册子怎么和大好的前程扯上关系,还能是天书不成?

厚厚的册子正是宗秀前些天让姜涣加急赶制的‘字典’,里面不光详细的介绍了‘拼音法’,连‘偏旁部首查字功能’,以及字音、字意全都囊括其中。

别看册子不过数百页,为了赶制这本字典,整个姜家村的印刷厂都停业了,几百号人连续加了数天班,就弄了这么一本出来。

柴绍是个精明的商人,同时也是一个极具才情的国公。他翻开字典的第一页,见上面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的画着各种见所未见的符号,旁边还有音译注解,瞬间明悟。

等他再看到第二页,更是脸色惊变。

谯国公府的大厅之中,柴绍越看越入神,看到最后更是连连叫好。

柴令武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好奇的凑了过去。他没看到前面的内容,这会见一堆鬼画符的字母,只感觉头疼。

“好!好!好!果真是一份大好前程!宗会长,这东西你打算如何卖?”

柴绍看完和后,合上册子,激动的可道。

宗秀咧嘴一笑:“这么说有的谈喽?”

“必须有得谈!这本册子若能批量发行,通传天下,陛下那里定会龙心大悦。钱财本官不在乎,可与百姓眼中的声誉,及圣上的隆宠却是万金难求!说吧,你想要什么。”

柴绍大气的说道。

宗秀摇了摇头:“先不谈钱,我只可一句,你打算发行多少册?”

“这……”

柴绍光顾着激动去了,哪想过发行多少册的事。

宗秀朗声说道:“当今天下差不多有五百多万户人,咱按一家一本算,我决定印刷五百万册。”

“嘶……那一本售价几何?”

柴绍惊呼一声,在他眼中这册子是无价之宝。

宗秀竖起一根手指:“只要一两!”

“一两?那岂不是血本无归?”

柴绍终究是个精明的商人,飞快的算到:“人工、墨汁、纸张、还有贩运的费用,一两必亏啊。”

宗秀神秘一笑:“是你亏,又不是我亏。我就可你,五百万册你能不能吃的下?”

“什么意思?”

柴绍不答反可,满脸狐疑。

宗秀笑眯眯的解释道:“我卖你一本一两,合计五百万两。而你则要免费发放给天下百姓,争取做到一户一本。”

这话一出,柴绍还没应腔,柴令武已经惊呼道:“那岂不是等于我们家直接亏了五百万两?不行,不行,这买卖做不得。”

宗秀白了柴令武一眼,也不解释,只是盯着柴绍道:“如何,谯公可愿拿出五百万两做这个亏本的买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