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兵发黑山

小说: 恶灵姐姐的知心暖男 作者: 六卦有坎 更新时间:2020-11-24 18:23:49 字数:3441 阅读进度:175/227

景安二年腊月,当严寒席卷整个中土的时候,十万扬武军趁着河水冰冻越过了黄河,从河西走廊进入到安定郡,浩浩荡荡的一路南下。

扬武军打的是清君侧的旗号,一时间中土应者如云,一支支所谓的义军接连出现,不过这些人究竟打的什么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延绵足有十余里,而在大军中段,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被重重护卫着,这自然就是沈行知这位院君的座驾。

这车厢很宽,里面甚至还有案几书架等物,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房间。

此刻车厢之中除了沈行知外,还有换了一身衣物,看起来儒雅随和的诸葛卧龙。

“一直有个问题想问问院君,如果我不归附院君,是不是真要把我一直关在牢狱之中?”诸葛卧龙在沈行知面前已经非常随意了,现在他更多的也是扮演着沈行知幕僚的角色。

“当日不是已经告诉先生了吗?如果你不跟着我的话,等到这天地重现朗朗乾坤的时候,我也会还先生自由的。”沈行知很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院君就这么肯定能逆转天地阴阳秩序?”诸葛卧龙也看似随意的继续问了一句。

沈行知放下手中的书卷,而后一脸诚恳的说道:“这倒不能肯定,不过结局无外乎两种。要么我成功了,那么自然一切都会按照自己意愿。要么就是我失败了,那便是身死道消,而我都死了又哪里管得了身后洪水滔天?”

“哈哈,说得倒也在理.....不好,院君小心!”诸葛卧龙闻言大笑着说道,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却突然脸色一变,而后低声对沈行知说了一句小心。

诸葛卧龙神色紧张,一脸戒备的抬头望去,他的目光直接穿透车厢,看到了外面阴霾低沉的天空。

就在诸葛卧龙喊出小心之时,苍穹之中乌云齐聚,忽然那布满天空的乌云急速向中心汇聚,接着一道乌黑如墨的光柱从天而降,目标正是沈行知的车驾。

那从天而降的乌光宛若实质?仿佛来自地狱深渊满含怨恨与负面能量?一看这出手之人便不是善类。

“保护院君。”负责保护车驾的冰霜近卫紧张的守护在车驾四周,他们气息连成一片?车架上立刻形成了一道冰雪穹顶。

不过这些近卫只是被沈行知魔化后的普通人?虽然也已超凡脱俗,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还不值一提?那乌光快若闪电,冰雪穹顶顷刻便被击穿?连一点阻碍都没有。

面对此情此景扬武军迅速结阵?虽然明知来者非同寻常,却也不见大军骚乱。

就在乌光即将落到沈行知车驾时,诸葛卧龙的声音忽然从车驾中响起:“何方妖魔?藏头露尾!”

诸葛卧龙声如洪钟,然而只是他这一声大喝?车驾之中一道浩浩荡荡的气息冲天而起?这股堂皇浩荡的气息直奔乌光而去,由下而上竟将看起来邪恶强大的乌光一扫而空。

那股堂皇浩荡的气息继续冲向苍穹,下一刻天空乌云消失,天地一片气清景明,只是湛蓝的天空中一图漆黑的烟雾漂浮着?里面还显露出一个人形的轮廓。

“没想到真有儒家浩然之气,先生今日方才显露手段?看来我能得先生相助是捡到宝了!”车厢之中沈行知并不在意外面发生的一切,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诸葛卧龙?语气赞赏的说道。

诸葛卧龙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很谦虚的说道:“浩然之气只对鬼怪有效?读了一辈子书只能做到心如明镜?辨别鬼怪善恶?这浩然之气可降妖伏魔,却降不了人心的欲望,除不了世道的险恶!”

“那么剩下的事便交给我来做吧。”沈行知朝着诸葛卧龙点了点头,而后随口说了一句。

就在诸葛卧龙和沈行知对话时,苍穹上的那个鬼影见势不妙,已经开始远遁而去。

“留下他。”忽然沈行知的声音轻飘飘的从车厢中传出,那声音平静的像是随口一说。

沈行知此话一出,扬武军并没有什么行动,不过下一刻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与此同时在沈行知车驾一旁,一道金色的人影一闪,接着金光冲天而起,刹那间金光直接撞在了黑雾鬼影上。

金光与黑雾鬼影一撞,那黑雾中传出一声闷哼,接着金光敛去出现一个浑身覆盖着金色铠甲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武士,正是那个大祭司派在沈行知身边的西戎勇士瓦隆多。

瓦隆多刚一现身,立刻一拳砸向黑雾,在那巨大的金色铁拳下,黑雾直接散去,露出里面一个身着黑袍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似乎这妖魔被瓦隆多一拳给砸晕了,整个身躯摇摇晃晃的就从天上跌落下来,只不过随着他不断坠落,天空中的雪花都朝着他飞去,而后雪花凝聚在他身上,组成了一个冰雪牢笼,最后落在了沈行知的车驾前。

冰雪牢笼稳稳你的落在地面,瓦隆多金色身影也稳稳的落在牢笼旁,同时芊雪一袭雪白衣裙也出现在牢笼旁。

下一刻车厢的木门轻轻打开,沈行知的身影出现在车辕处,当沈行知一出现,车驾四周的人都朝着他微微躬身。

沈行知看着牢笼中的妖魔,他能看出来这个妖魔拥有着玄级中高阶的实力,就算放在聊斋世界的大背景下,这也是一个实力颇为强悍的妖魔。

“派出如此实力的妖魔,看来那些人想要试试我的实力了,也多亏教宗和大祭司将两大高手留下,倒是省了我不少麻烦。”沈行知一边朝妖魔走去,一边在心中思量着,他可以确定这个来刺杀自己的妖魔,一定是玄字985小队派来试探自己实力的。

牢笼中的妖魔感受到沈行知靠近,身体忽然化成一团烟雾,在牢笼中左突右撞,显然是想要挣脱牢笼。

不过这仅仅冰雪组成的牢笼却异常坚固,任凭妖魔如何冲撞都无法挣脱。

“谁派你来的?魔尊是谁?”沈行知俯瞰着牢笼中的妖魔,直接问出了两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但是显然这个妖魔并不打算回答沈行知的问题,它将身体化作一团烟雾,在牢笼之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此刻的空气异常安静,就在旁人以为沈行知无从下手的时候,只见沈行知向牢笼再迈出两步,而后伸出一只手直接透过牢笼抓向妖魔。

“你以为不说我就无法知道了吗?”沈行知忽然神色一肃,而后语气森然的说了一句。

下一刻他的手直接透过黑雾,所有人都听到那黑雾中传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几乎在惨叫声响起的同时,牢笼之中忽然出现三道强大的气息,那是令人恐惧绝望的气息,让牢笼四周的扬武军士兵还有芊雪和瓦隆多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而沈行知此刻身上气息大变,那三道气息交织在他身上,仿佛让他变成了地狱的主宰。

现在那牢笼中的妖魔倒像是待宰的羔羊,而沈行知才是一个绝世凶魔。

很快牢笼破碎,是沈行知放出的那三道气息撑破的,而此刻的妖魔还在发出痛苦和绝望的惨叫。

此刻妖魔的意识已经被拖入到一个恐怖的鬼域之中,在那里大地如淤泥,让意识都变得窒息起来,天空还有飞沙走石,连飞舞的树叶都如同利刃,每一片树叶落在意识上,都会出现深入灵魂的痛苦。

然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开始,很快三个女鬼直接将妖魔撕的粉碎,妖魔那残破的灵魂和意识也被三个女鬼自己吞下。

很快沈行知收回手掌,妖魔早已消失不见,他身上的气势也恢复正常,好像那妖魔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是把妖魔给吃了?”诸葛卧龙有些震惊的看着沈行知,他完全看不懂这个横空出世的院君究竟是什么人,这手段太过匪夷所思了。

“传我命令,先不去京师了,大军发兵金华府郭北县。”沈行知没有回答诸葛卧龙,而是直接下了一个命令。

等到沈行知重返车驾,十万大军再次浩浩荡荡的开拔,不过这次他们的目标不再是京师,而变成了金华府郭北县。

“怎么突然去郭北县?那地方穷山恶水的,又不是重镇要地。”诸葛卧龙一脸不解的问道,他实在想不明白沈行知怎么突然要带着大军去这么一个穷乡僻壤。

“刚才我吞了那妖魔,也知道了他的所有记忆,他确实是派来刺杀我的,而幕后之人是魔尊圣使。”沈行知重新坐回原位说道。

“那这跟去过郭北县有什么关系?”诸葛卧龙还是一脸茫然。

沈行知微微偏头看向了南方,那个方向正好是郭北县的位置,而后他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顿了一下才回答道:“原本确实没什么关系,不过不久之后是黑山老妖的迎亲之日,到时候会有许多妖魔齐聚郭北县黑山为老妖道贺,而魔尊也会派圣使亲临道贺,这所谓的老妖迎亲,其实也是妖魔道的一次重要会盟。”

“你想将这些妖魔一网打尽?说不定他们会盟就是打算对付你呢?”诸葛卧龙闻言面色微变,他实在无法理解沈行知的脑回路,在他看来沈行知这就是自己往火坑里跳。

正常操作不是应该先攻打京城,诛杀朝中奸佞,重塑人道气运,而后携大势扫荡天下妖魔吗?那有像沈行知这样的,直接往最危险的地方去?

“先生不是甚爱美酒吗?这样得喜酒应该还没喝过吧?”然而沈行知的回答更让诸葛卧龙觉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