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梦的世界 七十八章:最原始的疯狂

小说: 大梦王 作者: 卿云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22 02:44:44 字数:3540 阅读进度:79/91

奉献者使人铭记,他们的离去是世人的损失。毋庸置疑,农庄所有人都曾得到过易晓川的恩惠,在他死去的当天,众人为他举行了悲重的葬礼。

然而,就在易晓川刚走的当天晚上,一场预谋已久的风暴骤然降临。

晚宴大厅上,托尼在众人开吃前突然起身:“我忍不住要说,我虽然跟晓川兄弟相识不久,但他的热心收留和无私胸怀让我终生难忘。在座的所有人,都应该感谢他。”

端酒对众人转了转,托尼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擦干嘴角继续道:“在他的领导下,我们得以远离恶人和凶兽的侵害。现在他不在了,我们却不得不继续生存下去。他的离去也为我们提了醒,危机无处不在。所以,选出新的领头人,带领大家维护现有生活,是迫在眉睫的事。”

长桌对面,陈慕暗暗警惕,托尼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很可能,内乱就在今夜。

“我知道,在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所长,而且比我优秀的大有人在。但,我不谦虚地说,在防御守卫这方面,我以二十多年的经历胜过在座诸位。今日打猎,我的能力大家也有目共睹,我有信心带领大家经营好这片农庄,直到救援到来。”

“我不同意。”

不等托尼说完,陆寒大声反对,冷笑着看了托尼跟克里斯一眼,讥讽道:“别忘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我们好心收留你等,现在易大哥尸骨未寒,你等就想在这里反客为主,实在是痴人做梦。”

托尼眼中闪过冷芒,嘴上呵呵笑道:“陆兄弟说得有理,我也是为大家着想,想出一份力嘛。谁还有想法,一并说出来,大家探讨探讨。”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颜冰云也站了起来:“何况,在农庄里大家一起劳动,一起患难,彼此互帮互助,没有谁带领谁的说法。”

“你们也是这样想的?”

托尼目光扫向众人,主要放在陈慕身上。自见到李落的那一刻,他已经有了今日的计划。他深刻地知道,在这与世隔绝的农庄里,他们五人与对方之人的思想观念、道德理念等格格不入,矛盾是迟早的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

没有任何约束下,唯有拳头说了算。除掉带头人易晓川,算计剩下男人中的一个,他跟克里斯就占据了上风。一举拿下统治权,庄里的一切资源都是他们的。而他,只准备占有李落,最多再加一个江南,其余的都归克里斯。

陈慕沉思,本来,他已经做好今晚梦中除掉托尼的打算,但易晓川的死亡打断了他的计划,眼前状况更是逼他不得不立刻表态。虽然他不想参与其中,但若袖手旁观,托尼马上就能占领统治地位。失去了颜冰云跟陆寒,他将不再有跟两人争锋的机会,到时候,托尼必定会得寸进尺妄想自己女友。

“你喝多了,应该回去休息了。”

嘭——

陈慕话音才落,托尼猛地将酒碗砸个粉碎,吓得屋中胆小的女孩惊颤,只听他冷声哼道:“本想好言相谈,你们却不识抬举。既然如此,也不必遮遮掩掩,这农庄之主,我今日做定了,不服者,拳头说理。”

江南坐在李落旁边大快朵颐,还是托尼打来的猎物,被摔碗惊吓后,没好气地大骂道:“你神经呀?人家吃的好好的,你发什么疯?”

“好,很好,早想教训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今夜,你就用身体来道歉,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唉哟!人家好怕啊!心脏都跳出来了。还想睡本姑娘,你做梦吧你!”

仗着人多势众,江南不屑地做着挑衅动作。托尼怒火中烧,他言辱江南更多是有立威想法,当即跳上桌子向对方扑去。

不少女孩惊呼着躲开,陈慕抡起凳子拦砸而去。克里斯也动了手,竟从桌下抽出长矛,毫不留情往陈慕刺去。看阵势,是要致陈慕于死地。

砰——

形势紧张万分中,突然一声枪响惊住了众人。接着是倒地闷响,体型最骇人的克里斯躺在了地上。

“敢伤了他,你必死。”

一枪击倒克里斯,李落又将枪口对准托尼。这只是电枪,致晕不致死,但在目前情况下,无异于致命武器。

“好,你别冲动。”

“嚯!我打!”

托尼停住身形向李落屈服,哪知江南突然暴起,同样跳上餐桌一脚踢出,正中托尼大腿,后者摇摇晃晃跌落在地。

农庄老人大松一口气,感激的目光看向李落,却又看到了神魂剧颤的一幕。

“都不许动。”

隔着李落一个座位的红巫女,闪电般冲出位置,抢过了李落的手.枪。

“我肚子痛,你们玩。”

眼见情况不妙,江南赶忙冲出了客厅,红巫女甚至没来得及反应。接着堵到门口,防止其他人故伎重演。

陈慕把李落拉在身边,李落摇摇头,对红巫女逼视道:“所以,这一切都是你们预谋好的?”

“很抱歉,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黑寡妇站到了红巫女身边,教导的口气道:“你们才住进农庄可能会觉得新奇,但人性远不止如此。这里没有法律制度,没有道德约束,时间一长,人性中深藏的黑暗欲望随时可能爆发。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案例,所以必须想办法阻止。”

“任你如何颠倒黑白,也休想掩饰破坏平静美好生活的罪恶。”

“历史已经证明,人类社会需要秩序,否则迟早发生混乱。我们可以给大家商量规则的权利,但制度必须制定。”

“不用了。”

检查摔伤的托尼忽然高喊,打断了争辩的陆寒两人。仗着同伴有枪,他直接宣告众人:“从今日起,我就是农庄一号主人,其次是克里斯。我会给你们每个人排上序,庄里的一切资源,按顺序分配,包括对后序者的占有权。”

“托尼,这跟我们事先商量的不一样。”

“因为我觉得这样更好。”

托尼师心自用,红巫女锁着眉却也不再争辩。她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先把外人降服,以后自有机会细说。

“不要做无谓的抵抗,现在,选择的权力在你们手上。同意我建议的,请围着餐桌坐下。”

陆寒两人愤愤不平,但不敢轻举妄动,电枪的威力他们亲眼所见,克里斯现在还躺在地上生死不明。在城堡受折磨时,他们曾见过这种武器。

气氛越发凝重,有女孩挣脱了同伴的拉劝,颤颤悸悸地坐到了角落,托尼笑看着她点头,接着,红巫女用枪环瞄一周,所过之处,陆续有人坐下。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决定,那么很抱歉,农庄从此不留没有秩序的人。”

“好!我们走。”

仇恨地看了作威作福的托尼一眼,陆寒咬牙切齿准备离开,但才踏出步伐,一只有力的脚掌把他踢到在地。闷痛摔砸中,他感到喉咙发甜,伸手一抹嘴角,竟流出了血迹。

“欺人太甚。”

颜冰云立刻起搀扶,陆寒起来瞪圆了红眼,拳头紧握牙关欲碎。

“既然大家都想继承易晓川的领导权,那我们注定成为敌人。我不会蠢到放任敌人潜伏暗处随时反击。今日,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也别想离开。”

仗势欺人地把话说完,托尼没有多看陆寒一眼,反而将目光看向陈慕:“当然,看在李落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要么立刻滚出农庄,要么留下来作奴隶,你没有选择普通生活的权力。”

枪口随着讲话移到陈慕身上,陈慕心生愤怒,托尼激切看向李落的眼神已经暴露了其肮脏的内心。他挪了挪身体把李落护到身后,心神紧绷随时准备反击。

“易兄两人体内的怪物,是你做的局吧?”

托尼闻言下意识看了看红巫女,讥笑道:“现在还想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挑拨离间,不得不说你也太天真了。”

“怪我没及时提醒大家,也怪我放松了警惕,对于昨晚你跟克里斯猎来的尾巴没放在心上。”

“原来你知道。”

托尼惊然大笑:“那我是得谢谢你了,否则计划还真不一定能成功。这可是我跟克里斯冒着生命危险弄来的,也没想到岛上居然有如此可怕的异兽,后代胚胎储存在尾巴里,还能寄生人体迅速成熟。”

“原来是你害死了易大哥夫妇。”

“你们还是不是人?在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易大哥是怎么对你们的?”

听到陈慕说明真相,颜冰云等人更加愤怒,坐到桌边的几女都退回了人群,同仇敌忾仿佛要宁死不屈。

“那你呢?你委身易兄,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见陈慕质问的眼神看来,红巫女露出纠结,最后只是咬紧嘴唇不说话。

见势不妙,托尼赶紧打断了陈慕的拷问:“废话少说,事已至此,没必要任何虚伪了。我就是要让你们负责耕种农庄,一夫一妻小家庭,多余的女子我们来照顾。

李落姑娘,你愿意做这农庄的女主人吗?那样你会有权力决定农庄里其他人的命运。”

李落面无表情,只是跟陈慕牵着的小手用了用力对男人表明决心。

“好。我相信,任何美好的东西都是争取得来的,任何美好的东西终究将属于强者。李落姑娘,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心意的。现在,对不起了。”

托尼眼神变冷,直接对红巫女吩咐道:“开枪吧。”

砰——

响亮的枪声传荡夜空,一具挺直的身躯,重重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