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祝你成功

小说: 大国小商 作者: 飘荡墨尔本 更新时间:2020-11-22 02:10:01 字数:3471 阅读进度:76/89

人世间,最需要天赋的事情。

不是学习。

不是画画。

不是唱歌。

而是爱一个人的能力。

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学不会要怎么爱上一个人。

差不多的人生,差不多的生活。

差不多的对象,差不多的情感。

最高境界,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爱。

但也有可能。

爱本来就是意见无师自通的事情,取决于你有没有遇见那个让你无师自通的人。

…………………………

云朝朝回清华军训之后,潮长长每天都加班加点地给人补习。

之前为了准备表白的惊喜,又是给写歌,又是给音乐喷泉做PLC编程,还要重拾已经差不多有六年没有吹过的口琴,更要保证自己在穿过喷泉水雾的时候不要被淋成一个落汤鸡,多少都落下了一些进程。

潮流国际中心二拍成交的消息,让潮长长一家都很高兴。

这个消息一经放出,连买家是谁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忧心忡忡的人了。

今天,是小危楼和阿华大排档拆迁的日子。

虽然拆迁指挥部有派了降尘的洒水车,一边查出,一边喷洒水雾,但还是难免会尘土飞扬。

赢曼而身体不好,没办法待在这么大灰尘的地方。

潮一流也就留在卢境硕的房子里面陪着她。

小危楼是潮一流发家的地方。

这一次,又见证了潮长长一家的绝境重生。

潮一流和赢曼而就让潮长长过来拍个视频,做个纪念。

拆迁过后,板美社就再也不会有小危楼。

阿华大排档的老板,大概也有差不多的想法。

他对板美社的感情,肯定不比潮家夫妇要少。

估计想要留个纪念,又不忍心,亲眼看着人把阿华大排档给化为尘土了,就派了林多义过来拍。

林多义明显有些提不起精神。

没有了创业的激情。

没有了放光的双眼。

只要随便关注一下当地新闻,就能知道潮流国际中心易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即便一开始,林多义并不知道道潮长长和潮流国际中心的关系,在云朝朝和斯念来过之后,也什么都知道了。

林多义这会儿已经非常清楚,是什么事情,把潮长长那样的一个人,困在了阿华大排档后面的小危楼。

这个能让家长开着迈凯伦过来追着要辅导的人?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那他怎么办?

潮长长之所以会答应和他一起做教育培训?是因为潮流国际中心烂尾的事情压在那里。

现在这个事情解决了,潮长长多半就是要回到先前的生活。

不管是潮长长自己?还是潮长长的朋友?都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属于那个林多余向往已久的,创业成功之后的世界。

这样一来?他的创业梦想,还没有开始?就直接宣告结束了。

让林多义没想到的是?潮长长竟然还会关心培训班的进展:“你招到新的学生了吗?我这几天辅导,怎么没听有人愿意出来上培训班的。”

“我还以为,那栋烂尾楼一卖出去,你就不会再上辅导了呢。”林多义就差直接在脸上写【你又不缺钱为什么还要给人辅导。】

“我之前答应给竞赛的项目做辅导?一收都直接是五个月的钱?会一直持续到竞赛结束,不可能辅导到一半撂挑子,他们临时再找其他的辅导老师,肯定会拖慢进度。”

“是吗是吗?”林多义一下就来劲了,抓着潮长长的肩膀?激动地摇晃:“真的真的真的?”

“反正肯定不是煮的。”

林多义精神不过三秒,就又蔫了:“你同学的舅舅没能拍下潮流国际中心?是不是之前约定好的一整层的办公楼,就都没有了?”

林多义还想要在第一高楼里面?折腾出一家教育上市公司,然后去纳斯达克、港交所或者A股上市的。

原本路径都已经那么清晰了?现在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上市了。

林·创业梦想家·多义才不想做哪些三年五载都上不了市的公司。

“你还想着天使投资的事呢?”

“那我能不想吗?我可是第一次这么废寝忘食地创业呢。我跑那些手续?跑得腿都断了。昨天还想着都没用了?就差直接给撕了。”斯念做了一个疯狂撕扯的动作。

“那你怎么没撕?”潮长长在林多义变成电动发条之前,阻止了他更近一步的表演。

激情泛滥,是不是创业梦想家的标配?

“我这不是想着给公司省钱吗,到了冬天,可以省点暖气,烧纸取暖。”斯念想好了没有撕掉的理由。

“在办公室烧纸?”潮长长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斯念是不是适合创业了。

这么不靠谱的一个长夜梦想家,自己是承了情一份情要还,就没必要拖着其他人了。

潮长长表明了态度:“潮流国际中心这两天就能办理完交割手续了,我们两个人的创业,不一定要带上我的同学。”

“对呀!我明明有一根看得见摸得着的大腿,为什么还想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林多义终于反应过来,他这几天都白担心了。

林多义的大腿,形容得潮长长有些发毛。

怎么就大腿了?

怎么就抱还不够,要摸上了。

和林多义说话,大概需要准备速效救心丸。

“可惜,大腿有了,我却已经决定放弃了。”林多义的态度,忽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啊?所以……你的意思是,手续办下来了,但是你决定不做了,对吗?”潮长长终于知道,阿华之前为什么会和他说,林多义长这么大,就靠谱了做【教育业大亨】策划着一件事情。

“也不是我要放弃啊,是现实不允许啊。”

“我们还是可以和之前一样合作的。”潮长长是一个非常注重承诺的人。

这一点,和他漫不经心的外表,很是有些不协调。

他答应葛功明,去给YC的竞赛项目做辅导,更多的是出于生活所迫。

但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好。

就像他也记得,自己答应了林多义,要参与他的“创业”。

潮长长和林多义,自然不可能有像和葛功明那么深厚的感情。

可是,在他自己都完全看不到未来的时候,只有林多义,还想着要拉他合伙做生意。

这份特殊时期的肯定,不算很大。

林多义的创业方式,也不算很靠谱。

但不管这么样,也曾是是黑暗路上的一点星光。

“你愿意合作,但是家长非暴力不合作啊。你不是把之前辅导的人的联系方式都给我了吗?我一个一个和那些学生,还有学生家长沟通。他们都没有要出来上培训班的意思,还是希望你能到学校或者是家里。”

心急如林多义,早就已经开始i【正式上岗】。

“之前倒是没有听你说。”

“我以为很简单啊,我都看人家长开着迈凯轮来找你,结果就连那一个,也说之前只是特殊情况才会过来,一听是在安置房里面办的培训班,都说担心不安全。这能有啥不安全的,你说?”林多义有点想不通。

“家长嘛,肯定想的比我们多。”潮长长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你这不还是从小危楼里面重新崛起的吗?也没见你缺胳膊少腿的。辅导环境,哪里有辅导的老师重要?”

潮长长指出林多义的逻辑问题:“他们可以在家兼顾环境和老师,为什么要出来?”

“好像也是哦?”林道义仿佛才想到这个问题。

潮长长有心安慰:“之前是我们准备太仓促了,之后可以慢慢再想想看。”

“那也没意义了啊,你都这样了,还会有之后吗?”林多义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什么样?”潮长长问。

“你家不是马上没事了吗?”林多义有点蔫蔫的。

之前是一门心思跑手续,跑下来之后,他就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了。

“做教育培训,是我和你的事情,我家有事的时候你没有介意,我家没事了之后,我为什么要撤退?”

“哇塞,看不出来,你这么够兄弟!”林多义手上没点数地拍了好几下潮长长:“那你是不是去哪儿给我搞几层楼来?我要求也不高,就市中心、5A甲级,外加无敌海景就行了。”林·不靠谱·多义又上线了。

“虽然是我和你一起创业,但是还搭上了我女朋友考高状元的名声和笔记,一应要求肯定是要听她的,半年,50万,你可要好好加油了。”

林多义只有满腔的热情,真正执行起来,遇到问题,就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如果林多义现在能解决这些小事情,那以后就肯定也解决不了创业路上的大问题。

“那你这不玩儿我吗?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招到一个新的学生呢。”林多义有点气愤。

潮长长无奈:“你负责招生,招不到学生是我的错吗?”

“那当然啦,你要厉害一点,学生不都巴巴地往这边跑啊。”

“他们明明有权要求我提供上门服务,为什么还要巴巴地往这边跑呢?如果你的生源就是我原来辅导的学生,那你得方向肯定是搞错了。”

“是这样吗?那我再想一想。像我这种为创业而生的人,根本就没有事情能够难倒。”林多义又有干劲了。

“那……祝你成功。”